有好幾天沈崔湘都沒有出現在士兵們面前。狼炘每日一大早就會去服侍他用膳、穿衣及換藥等等。無微不至的照顧如果是別人也許會感動、會窩心。但換到沈崔湘身上,情況就不同了。

  是不是有所求?是不是有什麼目的?會不會其實是要對他不利?

魔蟲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敲了門沒有人應,但是狼炘知道沈崔湘肯定在房間裡。因為他在這個地方,也沒什麼其他地方可去。

  敲了好幾次,最後狼炘輕聲說「我進去了」便開門放自己進去。

魔蟲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失禮了,王爺。」耳邊那低沈的嗓音透著濃濃的歉意與自責,沈崔湘心中一動,卻沒表現出來,只是哼了聲表示:「也該是時候出現了。」

  「抱歉。」圈住他腰際的手絲毫沒有放開的意思,沈崔湘皺眉,並不習慣這樣近距離的碰觸,忍不住掙扎起來,卻不見任何效果。

魔蟲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之後的某一天,狼炘特別的早起。倒也不是這天睡的特別多或是訓練少了。事實上,他前一晚才剛盯著幾個人在夜戰時偷跑的士兵做完「極限訓練」。

  也許是這晚的睡眠品質特別好的關係?這晚是無夢的。動了動脖子,連酸痛都沒有。

魔蟲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聲音是……

  側過身去,果不其然的看到面無表情的沈崔湘站在大約五步外的地方看著他倆。

魔蟲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隔日不到卯時狼炘就醒了。不是睡不著,而是習慣了。還是禁衛軍時就是這時間點起床,因為他習慣在一日的工作開始前先跑跑步暖下身子。

  換上昨日小廝放在床邊的衣服,發現是套全黑的軍服,沒什麼多餘的樣式,關節等處都有加厚,顯然是設想周到的。

魔蟲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般試煉,士兵是不會觀看的;一是因為沈王爺不喜歡一群人看著自己戰鬥的模樣。二則是因為通常試煉沒多久就結束了,有實力的沒實力的憑他們絕大多數人根本看不出個所以然,一切全憑沈王爺作主。

  但這次不比以往。狼炘曾是禁衛軍的消息很塊傳遍了整個山谷,直到整個惡狼谷-也就是他們現在所處的地方-的人都知道了這件事因此聞風而至。

魔蟲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冬至,是年末,寒冷得教人直打哆索。那該是與家人一塊吃湯圓、圍爐說笑的日子。然在白雪皚皚的山中,一名男子正踏著沈重的步伐,往深山裡頭走。

  往哪裡?他並沒有目標。會遇到什麼人?走這路,他根本沒想遇見誰。目的的話……早在那一刻已經消失了。

魔蟲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出去,永遠別再回來了!」

  永遠,這是多麼沈重的一個詞。

魔蟲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