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的梗源是Nebbia太太,美圖太好吃了T^T

原圖+梗

=== === ===

雨聲滴滴答答,落在窗沿,落在柏油路,落在匆忙走過的行人的傘上。

而在滴答滴答、啪搭啪搭的聲音中,混入了一聲細微,難以察覺的細叫聲。

 

貓是伏見先發現的。伏見和八田和往常一樣,一邊聊著電動一邊走往回家的路上。他們習慣走不太有人的小徑,倒不是求快,而是不喜歡熙來攘往的大道。尤其是這種下雨天,被飛馳而過的汽車濺得滿身濕實在不是一種愉快的經驗。

這裡是一班住宅區,因此路上疊了一些不要的廢棄物也是常見的事,當他們路經兩個濕透了的紙箱時,八田全沒做逗留,直接走了過去。但伏見卻駐足不前,讓往前走出好幾步的八田不由得倒退。

「怎麼了嗎?這兩個紙箱。」八田看見伏見蹲下,然後用手小心的掀開疊在上面的那個紙箱。

「喵嗚~」紙箱一被掀開,裡頭馬上傳出了幼貓的叫聲,似乎不怎麼怕人,對於他們兩人看起來並未起多少防衛心。

那是隻黑白相間的貓,身軀以脊椎為基準,左半邊幾乎都是黑的,從鼻尖一路黑到了屁股。而右半邊則全是白的,只有尾巴和四肢是黑白雙色的。

而在發現了他們傘下的地方不會被雨淋濕後,更是直接從原本離他們最遠的角落走了過來,一邊喵喵地叫著,似乎是餓著了。

「喂,該不會是剛被人拋棄吧?」八田看他這親人的樣子,做出了猜測。

「誰知道。或許吧。」那隻貓對伏見似乎特別有好感,在他探出手的時候好奇了聞了幾下,便主動把頭蹭上去,露出了舒服的表情。

「喔,很喜歡你嘛。」八田也伸出了手想碰牠,沒想到卻被貓給躲開了,靈巧的一跳,便整隻落到了伏見的懷中。

「啊、喂!」伏見因為身上突然多了的重量被迫調整重心,即便是他反應很快,還是差點跌到水窪裡。

而貓兒一點自覺也沒有,還一直往伏見身上蹭,後者雖然露出了有些無奈的表情,卻也沒有真正去趕牠走。

這時八田心生一個主意。

「不然,把他帶回去,我們一起養吧?」

「蛤?」

「喵~」

無視身上喵喵叫的貓,伏見皺眉對八田道:「我們可沒有什麼經濟能力可以養牠,你知道養貓也很麻煩的吧?」

「唔,是沒錯啦……」話是這麼說,八田看起來卻是滿臉的不甘願。而伏見也不是不能理解,畢竟這人似乎天生就有喜歡照顧人的個性在,對人是這樣,對小動物也是這樣。

嘆了口氣,伏見將貓放回了紙箱中,接著從旁邊的廢棄物中找到了不怕雨淋的塑膠材質物,蓋在了紙箱上。

「先這樣吧。或許等到放晴了,別人看到了就會收養牠了。」伏見看著覺得貓其實挺可愛的,這裡或許本來有一窩的小貓,最後只剩下他也說不定。雖然歸跟結底來說也是被人扔掉的,不過就稍微有些不同了。

「會嗎?」八田一臉就是不相信,伏見也不知道怎麼說服他好,卻突然看到八田一副想到什麼的興奮起來,從旁邊的垃圾中翻找起來,最後終於驚呼一聲,拉出了一塊木板。

「欸,猿,你有油性筆吧?借我用一下。」八田把雨傘夾在頭和肩膀間,一隻手拿著木板一隻手朝伏見伸過來。

「你要幹嘛?」一邊問一邊掏出筆,伏見看他的動作似乎就猜得出他想做什麼了。

「嘿,等一下。」八田在木板上很快寫了幾個字,接著把木板轉過去,秀給伏見看。

「登登!怎麼樣,還不錯吧?」八田笑得一臉得意,伏見一下傻了眼,沒有立即回應他。

「請收養我」,牌子上是這麼寫的。明明是要給那隻貓用的,不過八田這樣舉在面前竟讓他覺得毫無違和感……

「喂,到底怎麼樣啦?」八田又叫了他一次。總不會他的字寫得太醜吧?雖然是沒有猿比古好看,但八田自認自己的字也還過的去啊。

「嗯,還可以。」剛剛的想法自然是不能透露給對方知曉,伏見平靜的點點頭,接著便著手幫著八田把牌子放在紙箱的旁邊。

「好,大功告成!」八田滿意的看著自己的手工,伏見則不置可否,看了眼手機後道:「該走了。」

「噢、嗯。」

紙箱中還是傳出了斷斷續續的貓叫聲,不過兩人裝作沒有聽到,一直往前走。

 

隔天放學,八田一打鐘便拉著伏見往教室外走,兩人用了平常一半的時間便到了昨天看到貓咪的地方。

紙箱還在,牌子也是,但是當他們先開紙箱的時候,發現貓咪已經不見了。

「看。」伏見把牌子拿起來。上頭除了八田寫的字之外,又多了一行字。

『我把他帶回家了』。

這句話並沒有署名,不過由此人還特地留言這點來看,應該不是隨便說說。

「喔,有家就好了。」八田看起來鬆了口氣。

接著他看了下時間,和伏見說道:「喂,時間還很早耶。不然我們去打機台吧?好像有間店進了新遊戲,據說不錯玩!」

「嗯。」看著一臉興奮的八田,伏見只能斂下眼,把在心中的升溫感情默默的隱藏起來。

其實只要和對方在一起,做什麼都可以。

創作者介紹

蟲的窩居地

魔蟲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