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見踏出Skepter 4的大門前被淡島叫住了。

  「猿比古,不要繞到別的地方去了。」眼沒有離開她的終端,淡島嚴肅的面容在聽到對方發出不滿的嘖聲時多了幾分無奈。

  「是──」拖長了尾音顯示著聲音主人的不耐煩,不過淡島知道他一定會依命行事的,更明白那是由於他們室長這麼吩咐,自己的工作只是提醒他罷了。

  整個Skepter 4中如果有人能真正意義上的管住伏見猿比古這個人,那非他們室長莫屬。

  『他出去了?』在大門關上後淡島的終端機裡頭傳出低沈且帶有磁性的男聲,淡島於是將思緒拉了回來。

  「是。雖然不是很開心,不過應該會照做。」憶起剛剛伏見的態度淡島差點對著自己的上司嘆一口氣。明明單實力來說興許還比自己強,卻對過去有著不願拋下的執著,不然副室長之位也許早就是他的了。

  呵呵。

  『淡島,你先去忙吧,到這裡就可以了。』

  「是。」剛才聽到的笑聲只是自己的錯覺嗎?

  

  巡邏一向是相當無聊的差事。至少,對伏見猿比古來說是的。

  繞過花店、穿過馬路,今天沒看到什麼罪犯,最近的新聞和上頭的指示中也沒有要人注意的事情之類的。

  鑽進一條巷子裡頭,左手下意識的搭到了劍鞘上。自己也養成了這樣的習慣嗎。自嘲的扯動嘴角,以前還是吠舞羅一員時一天到晚來這種地方也沒怎麼在意,這會兒卻被Skepter 4訓練出了這種反射動作。

  他知道這一帶一到夜晚便是罪犯的聚集處,無論是預備犯抑或已經在政府機關進出過的,就連白天也不算安寧。一般大眾都會迴避此處,擔心被無端捲入幫派爭鬥裡頭。

  而穿越這再轉幾個彎便是HOMRA,吠舞羅的大本營。

  美咲……

  在他愣神的當兒有一道黑影從天而降,還沒反應過來的伏見右手瞬間被反壓在背上,對方將他壓到牆上後還在他的雙腿間卡進一隻腳,讓他動彈不得。

  「警戒心下降囉,伏見君。」

  由對方能無聲無息的偷襲自己這點來看再加上那句話,伏見輕易的就能猜到背後的人是誰。

  「室長,請放開我。」盡量保持聲調的平穩,三不五時救被這人這樣惡整使他明瞭反應愈大只會讓宗像禮司覺得愈有趣而已。

  「剛剛伏見君在想以前的事吧?」忽略他的話宗像自顧的問了起來。

  「……我在想什麼和室長無關吧。」既不承認也不否認,伏見高仰著頭,不讓臉和身體一樣磨著石牆。

  「不,伏見君只有在想著吠舞羅的時候警戒心才會這麼低。」宗像停下,接著又說:「或者該說,是吠舞羅中的某個人。」

  腦海中閃過那抹身影,伏見選擇不回答。這些King似乎都有能力看透別人的心思,不論是自己身後性格古怪的青之王或沈默且懶散的赤之王,只消一眼便能看出他人心中所想。就是心中最黑暗的思想也藏不住,然而那些王,彷彿不在意似的,即便遭受背叛也不會多眨一下眼,對單單只是思想上層面的東西,若是不提恐怕永遠也不會知道那人早就看在眼裡了。

  所以,他才最討厭這些人了啊。

  「雖然這應該是不需要說的,不過還是請伏見君上班時只想著公事。私事的話……影響到工作的話只能稍微想辦法讓伏見君記住這件事了。」

  「要這麼做的話還請室長先放開我。」還被那人壓在牆上實在很不舒服,但自己若不出聲的話這人似乎就打算一直保持這個動作。

  「那可不行呢。」宗像的身子貼了上來,除了那有力的心跳生和結實的胸膛外,最讓伏見在意的是那抵在他股間的堅挺。

  「要是伏見君開始反抗的話我可是會很困擾的。」從耳後吹來的溫熱氣息搔得伏見心跳難保平順,身體接收到了對方言語下的暗示而緊繃。

  「呵呵,請放心吧,不會在這裡的。伏見居也不希望別人看到自己那個模樣吧?」空著的右手攫住了對方高抬的下巴,從那往下撫摸,纖長的指滑過細白的頸子和突起的喉結,沿著衣領下滑,食指和無名指輕碰著他隱隱露出的鎖骨,感覺到隨著自己的手下探的位置,眼前的人所散發出的緊張感愈是鮮明。

  意外老實的反應正是這人當初吸引自己的原因。

  而男人在自己身下可愛的模樣又怎麼能讓自己以外的人看到呢。

  

  桌上的終端的震動引起了淡島的注意。

  暫時撇下工作,輕點螢幕幾下後發現是自己上司送來的訊息。

  『淡島,請道明寺君替伏見君巡邏。我派伏見君先去執行別的任務。』

  聽命的送了訊息要指定的人去代班,淡島放下了迷你的電子儀器,視線轉回眼前的電腦上。

  室長真常派猿比古去辦一些秘密任務。

  真想知道是什麼樣的任務。

創作者介紹

蟲的窩居地

魔蟲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