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的梗源是Nebbia太太ww

=== === ===

  精緻的木桌前後分別有一人佔據了位置;其中一人坐著,修長的手指拈起拼圖碎片拼湊於桌上半完成的成品上;另一人站著,兩手僵直的擺在身側,有隨時要握成拳的趨勢。

  啪。

  「室長。」站在桌前的男子聲調中隱含著絲絲危險的氣息。

  「我說過我沒有興趣參與您個人嗜好的發揮吧?」

  聞言宗像唇角拉開一抹笑,愜意且隨性,和他平時給人一絲不苟的形象十分不同。

  「我並沒有要求伏見君參與。」曾經詢問過,但當被對方無情的拒絕他便未再和面前的人提過。

  得到這樣的回答的伏見閉上眼,煩躁的情緒稍稍壓抑過後才又答道:「但是您卻把我的照片做成了供您個人娛樂的器具。」伸出手,他用手指輕點面前人正在拼的拼圖。雖然有強烈的意願直接把整個東西燒掉了事,但想到其恐怖的後果又有些卻步。

  宗像禮司雖然笑得人畜無害,模樣看來也是溫文儒雅風度翩翩,實際上是個性格惡劣、面善心惡的男人──和他長期私下相處的伏見比誰都瞭解這個事實。

  總歸就是個腹黑的傢伙。

  「呵。伏見君不喜歡這張照片嗎?」指尖夾著一塊拼圖把玩著,宗像單手支著頭笑望臉色有些難看的伏見。

  「這不是喜不喜歡的問題。」伏見強制自己指著對方的臉,不讓視線移到桌上。

  本來他們室長的個人嗜好應當和他無關,但是當拼圖上頭的圖按很顯然是某人趁他睡著偷拍的照片時他就不得不去在意了。

  再怎麼說那也是他的臉,有肖像權的吧?

  「畫質相當好,很清晰不是嗎?」宗像轉移了話題,原本怎麼也不肯往下看的伏見不由得下望,瞧見那人的指頭不斷撫過鼻尖、眉梢、眼角和雙唇的地方。明明沒有碰到自己他卻有種正被對方撫摸的錯覺,拼圖上哪裡被男人觸碰面上就彷彿著火般的熱了起來。

  不自在的轉過頭,伏見低聲說道:「請不要再這樣做了。」

  「不要哪樣做呢?」宗像反問並站起來繞過桌子,雙眼連一秒都不放過那頰邊泛起淡淡暈紅的男人──或該說戀人。

  「是不要再用伏見君的照片嗎?」他走到對方後邊,伏見僵硬的背脊線看來分外的明顯。

  「還是不要再偷拍你了呢?」胸膛貼上他的後背,手覆上伏見還貼在辦公桌上的手掌,硬是將他困在自己懷裡。

  呵呵,心跳加快了呢。

  「還是──不要再再像撫摸伏見君一樣摸拼圖呢?

  告訴我吧,伏見君。」從耳後傾吐著氣息,懷中的身子不意外的抖了下,看到了伏見抿起唇,接著發出了嘖的一聲。

  「請都不要再做了。」

  宗像笑了起來。

  「做不到。」

  三個字扼殺了所有的可能性,在那人抗議前用雙唇堵去了所有言語。

  

  做人不能太貪心的喔,猿比古。

創作者介紹

蟲的窩居地

魔蟲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蘑菇兔紙
  • 求後續wwwww
  • 謝謝喜歡!
    目前應該不會有後續XD

    魔蟲君 於 2017/07/04 19:4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