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那就這樣。」

  伏見不喜歡在下班後還要接工作相關的電話,但不接肯定會被上司唸──當然他所想的是對紅豆泥有異常執著的那位,而非現在面前不知道在幹什麼的男人。

  「你在幹嘛?」私底下他不對宗像使用敬語;一方面,他沒有那麼敬畏對方,另一方面,對方也不允許他這麼做。

  平常在家時他當然都穿著制服以外的衣物,通常都是襯衫;因為曾有人說過覺得適合自己,不知不覺的衣櫃裡也只有這麼種衣服。而剛剛自己在講電話時面前不請自來的「客人」正忙著解開他衣服的釦子,然後和他襯衫的扣在一起,明明穿著衣服卻被對方看光的感覺實在讓人不舒服。

  「伏見君看不出來嗎?似乎該重新配眼鏡了。」就算被揶揄了,伏見也懶的生氣;忘記是誰這麼說過?「跟他認真,你就輸了」,好像是這樣來著。

  用在宗像禮司身上,還真是再貼切不過。

  「不用了。」不想繼續對話於是轉身,卻因為衣服的關係把對方拉向自己,伏見嘖了一聲後動手解開衣釦。

  真是個專找人麻煩的上司……

  手突然被對方握住,隨著宗像壓向自己的身子伏見也往後退,直到雙腳碰到沙發緣後身體失去平衡的往後倒,宗像自然就順勢欺了上來。

  「伏見君這是在誘惑我嗎?」被扣住的雙手動彈不得,聽到宗像的發言伏見只能皺著眉頭回道:

  「明明只是室長的惡趣味吧。」

  總覺得今天有哪裡怪怪的。但伏見左想右想也想不出個所以然,只能解釋為自己的錯覺。

  「私底下不要那樣稱呼我……應該說過了吧?」微笑著說出這番話的宗像,如其所願的感覺到身下人的輕顫。

  今晚的心情有些不同於以往。

  還記得剛加入Skepter 4的伏見,獨來獨往,不與人深交──其實現在也差不多,不過和自己已不是單純的上司下屬的關係了。

  到現在這人的腦子裡,也還有一大部分惦念著那個不在他身邊的青年吧。

  「猿比古。」

  他喜歡呼喚他的名,讓自己的存在趕隨著每一聲呼喚,一次次充斥著、佔據著對方的思緒。

  被知道了有這種想法,會被對方說幼稚吧?

  他也知道自己這樣的行為極度不成熟。

  他對他人不曾有過這樣的心思,伏見是第一個。

  不過幼稚也沒關係。

  只要能把對方困在自己懷裡……

  永遠的。

創作者介紹

蟲的窩居地

魔蟲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