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不好意思,今天妹妹回娘家,沒辦法過去了。』

  『我的狗今天晚上要動手術,我得先回家陪牠。』

  聽膩了那些一聽就知道是謊言的藉口,伏見把終端機放下,抬頭面對眼前笑吟吟的上司,宗像禮司。

  在屬於對方的這個空間裡頭,伏見是說有多不自在就有多不自在。按對方那種性格,搞不好早給過其他人一些暗示,所以才會全都改口說不來了,就算用的事彆腳到不行的理由也在所不惜。

  雖然宗像的住所他不是第一次來,但沒有一次是他不緊張的。

  要說為什麼,光對方是宗像禮司這點就能讓伏見全身僵硬。而且他知道這是對方的惡趣味,部下們表現得愈是緊張不自在,室長的笑容便會愈發燦爛。

  為什麼偏偏是自己呢。有時候他會想問。但是他沒興趣讓惡劣的上司有可以戲弄他的機會,所以他選擇沈默。

  「伏見君今天真是安靜。雖然是在我家,不過你也不是第一次來了吧?不必如此拘束。」宗像優雅的品啜著溫熱的清茶,把伏見的一舉一動全數看進眼底。

  這次伏見會覺得特別不舒服,其實還有一個理由。

  上禮拜,是宗像的生日。

  忘記這件事的並不只有他,除了淡島之外的所有人都忘了──不知道室長發現自己的生日禮物只有特大盤的紅豆泥和公文時,臉上是什麼表情?

  「沒什麼。只是不想說話。」他的視線不自然的撇開,落在自己安於腿上的雙手。他不想承認,但除了淡島之外,自己大概就是最常和這個男人獨處的人了吧?

  「是嗎。」從宗像的語調中很難聽出什麼。「既然現在只有我們兩個,不如來做一點不一樣的事吧。」

  「什、什麼。」伏見聽到這句話無論如何都無法裝成蠻不在乎,因為根據以往的經驗,自己絕對是遭殃的那方。

  「放心,伏見君也一定會享受到的。」宗像移動到伏見身側,接著伸出雙手,搭到了對方的制服釦子上。

  「室長,你這是……」

  「伏見君,我現在要拆Skepter 4全體同仁送我的生日禮物。」

  「現在?在這裡?等……」

  「那個,至少……到房間吧。」

創作者介紹

蟲的窩居地

魔蟲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