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回宿舍,進了房間,伏見所做的第一件事,並不是脫下身上的制服。

  把全身的重量都壓在門上,他的腳漸感乏力,整個人蹭蹭地下滑,直到坐到了地板上。

  結束了。Skepter 4的入組手續,青組的入組儀式。和八田的關係,和吠舞羅的那點牽絆。

  明明都已經結束了,這不就是自己所期望的嗎?

  為什麼這沒來由的空虛卻如影隨形?

  『喂,猿,沒事吧?』

  啊,還有那腦袋裡不時響起的聲音。

  那個人的存在,就彷彿一道強光,照進了他黑暗的空間裡。強硬地在劈開了一道縫,讓光照耀了那片漆黑的孤寂。

  他曾以為那是一道救贖的光芒。

  但是他錯了,直到太晚了才明白。

  那不是陽光,而是烈焰。

  如同飛蛾撲火般地靠近,原以為會得到溫暖,卻把自己燒得滿身傷。

  沒關係,已經結束了。他不斷地這麼告訴自己。

  他應該感到開心,覺得鬆了口氣才對。

  伏見的手悄然滑到了胸口。五指緊緊撓起把燙得平整的制服抓皺了。

  若是如此,那胸口的這種空洞,又算什麼呢?

創作者介紹

蟲的窩居地

魔蟲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