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算是試水溫//

=== === ===

阿方注意到友人停在某家店前時,臉上露出了古怪的表情。

「一太?」

被喚名字的人回頭朝他一笑,轉過頭又繼續看著櫥窗中的物件。阿方有些汗顏,但還是走回去站在對方身邊。

「你有需要?」他從沒聽說過友人有這方面的需求。

「不知道,感覺可能用得到。」阿方又第不知幾次的得到了令人吐血的答案。

通常他會這麼說,大概就是真的會用到,於是阿方只能在心中嘆氣,硬著頭皮跟著對方走進去。

 

當一太回到自家時,看到有個人坐在自己門口──更確切地說,是人坐在階梯上,頭靠在門邊,看起來是睡死了。

「阿因?」一太輕輕拍了拍對方的臉頰,那人迷迷糊糊地咕噥了一聲,一陣酒氣隨之飄開,一太收手,稍微想了下便大約明白發生了什麼事。

大概是被酒肉朋友硬灌了不少酒,才會變成這樣吧。記得阿因平時挺自制的,一部份是因為喝醉了就容易有阿飄趁虛而入,另一部分──其實應該也是主要原因──是被發現爛醉成這樣,會先被他家二爸活剝一層皮,接著再被一太從裡吃到外。

瞇起眼,一太又蹲下來,但這次卻捏著了對方的鼻子。

呼吸受阻,阿因露出了不舒服的表情,下意識掙扎起來卻無效後,才悠悠轉醒。

「嗯?一太啊……」喝到醉茫茫的阿因連基本的危機意識都沒了,朝他露出了一抹略顯單純的笑後,又看了看自己的周遭。

「奇怪……我記得我剛剛……」他皺起眉頭,似乎忘記了什麼,不過很快就被他拋到腦後去,看看眼前的一太,又露出了一抹笑。

感覺到心跳略微加快,一太卻不動聲色,對阿因溫言道:「阿因,進去屋內吧,這樣坐在這會著涼的。」至於進去後要怎麼收拾他還要讓他好好想想。

阿因突然朝他撲了過來,雙手爛泥似的纏上了他的頸子,呵呵笑著說:「跟你說……今天阿關他們教我一個東西,說是用在情人身上很好用。」

「哦?什麼東西,這麼好用?」敏銳的直覺讓他多少猜得到,不過一太還是挺想看看阿因想耍什麼把戲。

阿因又嘿嘿地笑了──他肯定醉得不輕,明天醒來一定會後悔自己做過這些事──,輕聲在一太耳邊道:「一太……快點,裡面外面都要滿滿的……

軟軟的聲調不似平時,卻成功地勾起了戀人的慾火,一太眸色一沉,從地上撈起了還呵呵笑著的戀人,單手打開了大門。

幸好剛剛路上去買了潤滑劑,不然家裡剛好沒了,他可沒把握能在這種狀態下還游刃有餘地幫阿因做足前戲。

 

早晨的陽光從窗子灑進屋內,隨著時間的過去慢慢爬上了床,最後照在躺著不動的人兒身上。

頭髮翹得似鳥巢的人意義不明地說了什麼之後翻身,然後身子一僵,意識和昨晚的記憶跟著回籠。

他現在是在一太的床上沒錯……這個認知加上酸疼的腰肢以及遍布淤清及咬痕的身體之後,證實了他腦中紊亂的記憶。

但是他昨晚應該是跟李臨玥那女人說送他回他家吧?為什麼最後──

「早啊,阿因。」端著早餐出現在門口的大少爺微笑著和他說道。肚子咕嚕嚕地叫了,讓阿因有些不好意思。

希望一太不要提起昨天晚上的事,不知道會不會算太過份?阿因一點都不想從別人口中聽到──

「你昨天晚上真熱情啊。」

「啊啊啊啊啊別說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魔蟲君 的頭像
魔蟲君

蟲的窩居地

魔蟲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雛諺
  • 萌一因一萬年
    這對超棒啦TTTTT
  • 被朋友影響進而喜歡上了這一對ˊˇˋ
    這對虐可以很虐,甜又可以把牙齒蛀光光TT超讚

    魔蟲君 於 2015/10/16 19:46 回覆

  • 白金魚(禦离)
  • 一因!!!!!!!!!!!!!
    裡面外面////////滿什麼我聽不懂((猥笑
    求更多!甜哭惹QwQ最後的虞因真是太可愛了!一太上吧!((搖旗吶喊
    版主大人太給力了,這糖灑得俺又想開一因坑了((住手
  • 耶嘿謝謝稱讚ˊˇˋ
    雖然回頭看什麼都是黑歷史ww
    最近應該還會有一篇一因~(雖然最近是什麼時候不是很確定(只確定是上半年(遠目(這填坑速

    魔蟲君 於 2016/03/26 13:4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