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日安靜的房內,此刻卻隱約傳出了耐人尋味的呻吟。不過因為鮮少有人會來此處,因此倒也省去了房內人擔心被發現的心思。

此時此刻,居於桃源鄉,名為白澤的神獸正被體內鬼火肆亂、失去理智的鬼燈壓在身下,下體黏膩地連在一塊,不該被用來交歡的肉穴吃力地吞吐著對方的碩大。

「啊、輕點……

儘管知道鬼燈聽不進去,白澤還是忍不住喊出了口,被對方的長官緊急請來壓制住他的鬼火,沒想到卻反而被對方壓了……一開始自然是不情願又怒火中燒,但做到一半白澤有種破罐子破摔的衝動──反正都這樣了,自己也是沒法打從心底去拒絕,那還不如享受?

對情慾,白澤一向很誠實,和男人做他沒想過,因為這個性別的動物完全在他的範圍之外。

然而對象是鬼燈,被壓這件是莫名地就感覺可以接受了,白澤心想他是不是病了呢?溫軟可人的女孩子才是最棒的,被這粗魯的妖怪壓著為什麼會有快感,為什麼會覺得舒服?

彷彿是感受到了他的不專心,鬼燈嵌著他腰的手倏地抓得更緊,白澤還來不及抗議什麼抽插的頻率一下子加快,抗議聲化作了高亢的呻吟,眼淚被快感逼了出來,隨著白澤搖頭的動作甩出,落載了身側。

「啊啊、不行……會壞……

撒嬌般的服軟對鬼燈一點用也沒有,已經被慾望和鬼火折磨得失去理智的人張嘴咬上了對方的香軟的肩膀,尖牙陷進肉裡的感覺痛得白澤啊了一聲,痛楚中竟還感得到一絲快感,白澤想自己真的是病了。

努力配合著對方搖擺腰肢,心中明白這只會催使對方更遵循慾望,但在要使自己也能多少享受到的前提下,也只能這麼做了。

「啊、啊……哈啊……」喘息和呻吟早在放棄抵抗的時候便不再忍耐,反正這房間因為地處偏僻,加上自己也交代過萬萬不可有人接近,所以不用怕這事會傳出去。

白澤比較擔心的是完事後他該怎麼離開。

疊疊攀升的快感刺激得白澤整個腦子都是麻的,十指緊抓著身下的床單,柔韌的腰彎出了性感的弧度,白皙的皮膚因情慾而泛紅,細密的汗水不斷流下。

「要死了……啊啊……」感覺到體內有股熱流迸發,白澤身子一抖,竟然靠著後面就射了,前端的分身從頭到尾沒受到半點撫慰。

等等一定要跟對方索取賠償……失去意識前白澤這麼想著。

 

從澡堂回到房間時,躺在自己床上的神獸猶自睡著。鬼燈擦乾了頭髮,並未踹醒對方,或是對白澤惡作劇,僅僅是坐在床邊,看著那人的睡顏。

雖然是在被鬼火淹沒理智的狀態下,不過鬼燈還是多多少少記得剛剛房裡發生的旖旎之事。

手指猶豫地撫上對方的臉頰,柔軟的觸感在腦海中留下了些許印象。

他猜想得到對方原本來這的目的是什麼,儘管最後使用的方式有些奇怪,不過確實是壓制住了他體內紊亂的鬼火。

得好好謝謝對方──理智是這麼說的。

死都不想和白豬道謝──理智也是這麼說的。

抽回了手,鬼燈已經決定好了該怎麼做。

 

當白澤醒來時,他一下沒有發覺哪裡不對勁。

嗯,是自己的房間。他呆呆地坐起身,開始想著今天要作什麼。

啊對,八寒地獄好像有個急件……

不對,他怎麼會在自己的房間!

白澤一個激動就想下床,然而才移動身子,腰和背便發出了強烈的抗議,酸痛的肌肉和似快散了的骨架逼著他躺回原位,光是這簡單的動作似乎就耗掉了他僅剩的力氣。

腰和背傳來的感覺讓他知道昨晚的事不是夢,但是身後一片清爽,如果是被鬼火弄得沒有理智,應當不會注意到清理吧……

白澤想著,把事實猜了個七七八八。

門外傳來桃太郎的聲音,和他說鬼燈剛剛差人捎了訊息來,說是下午會登門拜訪。

……閻魔殿最近可沒有什麼待處理的藥方啊。

白澤沒有發現,自己的唇角悄悄地上揚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魔蟲君 的頭像
魔蟲君

蟲的窩居地

魔蟲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默默
  • 真的非常的好看
  • 謝謝!雖然真的很久以前(黑歷史<<

    魔蟲君 於 2018/03/04 08:09 回覆

  • 白依
  • 好看!(鼻血已流乾.....
  • 謝謝謝謝ˊˇˋ
    雖然已經是四年前寫的文章了,還是有人看覺得很開心★

    魔蟲君 於 2018/05/26 23:1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