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小蕩婦30題的No.12 道具要求

取名弱弱TT

=== === ===

陽光映上紙門,將蒼白的紙照得微微透明。若有人從內廊往房裡看,或許能看到兩道交纏的人影晃動不止,斷斷續續的喘息和呻吟配合著十分可疑的水聲,不難讓人想像裡頭正上演著什麼樣的春光好景。

雙手被反綁,坐在男人腰胯上的男子正搖晃著腰部,挺立的肉柱和對方的相互摩擦,為兩人激起酥麻的快感,對象的手擱在腰上卻沒有動作,只是任由矇住了右眼的年輕黑髮男子晃腰引誘。

幸好宅邸內的其他人都被交代了絕對不能接近這間房,否則誰想得到除妖師界的龍頭之一,的場一族的當家,的場靜司,現在正跨坐在應當與他水火不容的名取周一的腿上呢?

事實上,那是真的水火不容,你若是問名取,兩人怎麼會在情感上如此不睦的情況下還變成這樣的關係,他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不過要是問的場,那多半會得到一個答案──「因為,有趣吧」。

「唔……」雖然雙手被反綁的是的場,真正受制的卻是名取,被對方說了絕對不能動,在將成串的小圓球擠進對方乾澀的後穴中後,那人便要求他將自己的雙手綁起,接著還用嘴巴拉下了他褲子的拉鍊,用嘴巴把他刺激得有了反應後,便成了現在的狀況。

他也不懂自己為什麼會答應這種荒唐的事。在第一次和對方做過一回後,似乎就再也無法拒絕這人的要求,明明厭惡著那雙眼的主人,也不喜歡他的作風行事,卻還是被他吸引著,一遍又一遍地與男人嚐著禁果的滋味。

或許是因為這人比他更加純粹。若夏目貴志是純潔的白,那麼的場靜司便是極致的黑,而左右搖擺著的自己則是骯髒的灰色。

無法當像夏目那樣的人,但是也不想放任自己成為像的場一門那樣的除妖師。

「喂,周一。」的場啞著嗓子喊他。名取不喜歡對方這樣親暱地喊他,然而前者似乎就是看準了他討厭,因此執意這麼稱呼。

「想要我吧?身體可是比什麼都誠實的。」說著又用下體磨蹭對方,名取沒能忍住一聲低喘,馬上引來對方的輕笑。

「喂,把我後面這個……拿出來。」的場指的是幾分鐘前依他自己的指示放進去的情趣用品,名取厭惡地看了他一眼,扭頭道:「憑什麼我要幫你?」

的場微微一笑,直起了身子俯瞰他。

「難道你就要這樣出去?」又用自己的分身蹭上名取的,從頂端流出的透明液體弄濕了兩人的衣裳,要就這樣出去,那肯定是不行的。

「嘖。」把手繞過對方的身體,摸到了裸露在外的那條線後,名取用稱不上溫柔的動作一口氣扯出了整串的小球,聽到身上人扣人心弦的輕吟,他全身一抖,儘管不想承認,那聲音卻能勾起他體內最深層的慾望。

「你也想要吧?」即便微喘著,的場依舊是那副高高在上的樣子,主動挺腰坐起,用自己那已經濕潤的穴口在名取的龜頭上來回磨蹭著,名取眼色一沉,乾脆拉著對方的腰坐到自己的分身上,被填滿及被完整包覆的讓兩人同時喘出聲,一下都動不了身體。

比較快緩過來的是的場,主動扭腰上下擺動,名取很快跟上節奏,他上他便下,他下他便上,每一次都頂到了深處,刺激著敏感的部位,的場腰軟了,名取卻沒打算放過他,抽插的動作愈來愈快,惱人的快感讓人幾乎要忘了自己身在何處,正和自己交合的人是誰。

──不過,那也只是幾乎而已。

一陣低吼後,名取在對方體內一陣陣地射出了濁白的精液,感覺到體內湧入熱流,的場先是低哼了幾聲,接著也在自己和對方的腹部上射出了高潮的液體,性事過後兩人一下失了力,的場到在名取的身上,名取一個沒穩住倒在了塌塌米上,讓對方壓在自己身上。

喘了幾口氣後,的場勉強將自己得上半身撐起,再次對名取露出一笑。

那笑容名取很熟悉,當對方想要什麼的時候,便會有那樣的表情。

「周一,你還行吧?」微微地笑著,的場又繼續說道:「只能作一次,可是會讓未來的妻子失望的唷。」

關你什麼事……儘管想這樣回答,然而在對方的刺激之下,還是與對方共赴雲雨。

明知不可以,卻一次次地沉淪。

或許就像黑暗中的人渴望陽光,處在中間地帶的人自己也偷偷渴望著會被這人染成黑夜般的墨色。

再也,散不出光輝……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魔蟲君 的頭像
魔蟲君

蟲的窩居地

魔蟲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