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的開端,在夏目而言顯得再平常不過。

「夏目,」下課時間田沼從隔壁班跑來找他。

「田沼。」他看著對方走到自己的座位旁邊,似乎有什麼話要說。

「星期六,你要不要過來我家過夜?我父親要到外地工作,星期日才會回來。」

大概是某個時期開始,只要田沼的父親不在家,田沼就會邀請夏目來自己家過夜。除了寫作業之外,兩人也會聊聊天,或是用田沼家的廚房作些有趣的東西來吃。

「好啊,我回去問塔子阿姨他們。下午過去?」其實問長輩幾乎已經變成了例行公事,基本上塔子阿姨他們一點都不會反對夏目和朋友出去玩,尤其是已經相當熟捻的田沼。

「嗯。貓咪老師想來的話也可以來。」說到這,兩名少年不約一同的一笑。

貓咪老師美其名是夏目的保鏢,不過每次聽到夏目說要去田沼家時,他第一句話總是「美味的酒我來了」之類的。

他不是特別喜歡進田沼家,不過八原──也就是田沼家位於的區域──他倒是十分願意拜訪。那裡有能陪他一同喝酒作樂的妖怪同伴,雖然據夏目的觀察是貓咪老師壓著他們比較多。

「好,我會跟他說的。」對方倒是還算有點自覺,就算沒有酒可以喝,通常也是會跟來的。「如果不是夏目你主動找麻煩,要去哪裡對我都無所謂」,貓咪老師自己是這麼說的。

約了時間之後,也差不多要上課了,田沼和夏目又說了點話接著走回自己的教室。

與此同時,老師也走進了教室中,於是一堂課又開始了。

 

星期六下午,夏目準準的在下午三點的時候抵達田沼家門口。

已經習慣友人如此準時的田沼開了門讓人進來,順便也歡迎了一同走進的貓咪老師。據說對方晚上才有酒約,白天為了避暑會待在涼快的室內。

兩個人進了和室,田沼準備完飲料後在夏目的對面坐下,後者也拿出自己的功課,開始認真的寫起來。

溫煦的陽光打亮了屋內,木造的結構使得這裡冬暖夏涼,貓咪老師喝完了飲料便翻肚皮開始打盹,夏目偶爾想到便會抓抓對方的肚皮,看到貓咪老師不自覺的翻出想被抓的地方,總會露出溫和的笑容。

而將這平和的畫面看進眼裡的田沼,視線多半落在夏目的身上。那種純粹的笑容他非常喜歡,夏目的率直和溫柔也令他轉不開視線。

「田沼?」可能是注意到了他一直在看,夏目放輕了聲音問道:「怎麼了嗎?」

田沼輕輕搖頭,笑道:「沒什麼。」

 

作業寫完了田沼便說要去準備晚餐了,夏目站起來也跟上,於是變成了兩個人一起做飯。

「夏目,幫我把這些菜洗一洗切一切。」正在料理肉的田沼對夏目這麼說,兩個人合作無間,很快地,香噴噴的晚餐便完成了。

「我開動了!」

貓咪老師留下來吃了晚餐,聽到飯後水果是西瓜也直接厚著臉皮說自己也要。

「謝謝你,田沼。」讓貓咪老師在出門時順便把西瓜皮處理掉後,夏目和坐在身旁的人這麼說。

「不會,我才要謝謝夏目呢,每次都在我父親不在的時候陪我,我很高興喔。」雖然和夏目說了不需要說謝謝,不過每次還是不免會有類似這樣的對話。

田沼看了下時間,提議兩人先洗澡,浴室的話一樓和二樓各有一間,所以兩人同時間洗澡沒問題。

夏目也不是第一次在田沼家過夜,先洗完了之後便將自己的髒衣服收了起來,走出客房後看到田沼也剛好洗完了。

田沼又看了眼時鐘,接著和自己的友人說:「夏目,跟我到二樓吧。有個東西想讓你看。」

「嗯,好啊。」

兩個人一起走到二樓。夏目原本以為田沼要給他看的「東西」是在某間房間裡頭,所以當對方就停在一扇窗前,夏目十分困惑。

「田沼?」難道東西在地上,或天花板?夏目四處張望了一下。

「啊,稍微等一下。」田沼神秘地笑了笑,接著要夏目往外看。

難道是要欣賞夜景?田沼家位於八原的森林中,不過從這扇窗戶倒是很輕易地就能看到樹林之外的地方,點點的光火是山下的人家的燈,隱隱約約地,還能聽到不遠處有妖怪在尋歡作樂的聲音。

夏目微微一笑,這時遠方突然傳來「咻──」的聲音,夏目一抬頭,炫麗的煙花在空中綻開,以此為契機,連續不斷的煙火飛上天,綻開的花火在天空中形成美麗的形狀,綺麗的煙火秀在眼前開始,讓夏目有種目不暇給的感嘆。

而在此時,田沼則在他旁邊輕聲說道:「七夕快樂,夏目。」

原來是七夕嗎。

「七夕快樂,田沼。」

看著對方的笑容,田沼也回以一笑。

有時候他覺得,這位友人的遲鈍是優點,也是缺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魔蟲君 的頭像
魔蟲君

蟲的窩居地

魔蟲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