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小蕩婦30題的No.1 被銬在床上時還在用手指擴張,怡茹點的

=== === ===

寂靜的房內,只有一人走動的腳步聲。

輕輕地,慢慢地,像是仔細算計著什麼,又像是回味著什麼。

他記得男人總是霸道地將他壓上床,衣服鞋襪都在路上撕扯著拉磨著除去。

裸露的肉身碰觸到微涼的床單時顫動,男人卻沒有停下動作,乖順地躺到床上,就像是有什麼力量牽引著他這麼做。

有時兩人會玩點不一樣的,譬如束縛、或是異裝,有人做過研究顯示,伴侶間在做床笫之事時,若加入一些不常有的情趣,能讓兩人的感情更加穩固。

到底有沒有這回事,他可不知道。但偶爾來點別的花樣,倒是新鮮有趣。

從床邊的櫃子上摸出了道具,把其中一端往自己手腕上銬住,另一端則銬在床頭。

修長的身軀在床上完全展開,微微曲起的雙腿向兩旁打開,把自己的私密處毫不保留地暴露在空氣中。

還能活動自如的手往下摸索,如羽毛般輕撫過胸前、腹部,來到了半軟的性器。不輕不重地撫弄了幾下,想像著是對方在自己身上做亂,不知怎麼地更有感覺,連氣息也連帶不穩。

那個人的手有著厚厚的繭,在撫慰脆弱的下身時總是弄得他酥麻的快感陣陣竄進腳底,腰軟了腦子也不好使了。

透明的體液從馬眼流出,他沾了些在指間搓,接著把手指往身後那隱密的洞口伸去。

刺探地碰了幾下,乾澀的洞口無法讓手指進入。他學著那人的手勢,將周圍的軟肉按壓過,略帶麻癢的奇怪感覺竄到腦皮,不小心逸出了輕吟,在空蕩的房裡繚繞,逸散。

藉著指間的液體,他成功將指頭放進自己的身體裡,輕勾旋轉,按壓碾磨,讓那本不該容納異物的地方漸漸放鬆,直到能吞吐整根手指後,他才顫抖著把第二根手指也伸進去。

壓抑的喘息在喉頭滾動,喉結隨著吞嚥的動作滑動,好不性感。

但是不夠。已然識得更加粗長之物的地方無法只靠雙只來滿足。

無論再怎麼努力,有些事情不同就是不同。

就如撫摸他身體的,和曾經的那人是不同的。

就如房裡從頭到尾,都只有他一人。

點燃的情慾冷卻,彼一時還沈浸在性慾中的身子已冷卻,沉默而冰冷,彷彿從未經歷剛剛那些事。

無論再怎麼回憶兩人曾有的過去,腦中的畫面總會停留在最後的那一刻──

他的劍刺穿對方身體的時候。

最後的一點言語,時至今日依然在耳邊響起。

不想記得,卻又捨不得忘記。

那個人,真的很殘忍啊。

直到最後,還是笑著離去的。

創作者介紹

蟲的窩居地

魔蟲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