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上來源,已經過噗主同意!

雖然說是伯恩哈德受,不過基本上整篇中有出現名字的只有伯恩w不過這並不是雜魚伯恩啊wwwwww

只是......總之要代入誰是大家的自由(???

=== === ===

「等......

低沈的聲線配合壓抑的喘息彷彿是最美妙的催情曲,壓在伯恩哈德身上的人低笑幾聲,手上的動作不停,不斷刺激著他的敏感處。

「你的身體可不是這麼說的喔。看,這不是形狀很漂亮嗎?」指腹揉著溢出透明液體的頂端,引得伯恩哈德不得不咬住下唇,以防聲音傳出去。

會在宅邸大廳的窗簾後被作這種事──他從未想過,如今卻真實上演著。

燙得筆挺的襯衫被撩起,卻只是恰好能讓對方的手自由活動的範圍,布料扯在背後,下意識不想讓衣服撕裂的動作卻是將自己送到了對方手邊。

戲謔的眼光將自己的全身上下看得汗毛倒豎,儘管如此卻逃不出男人的掌心,敏感的男性象徵已在淌液,柔軟的胸前物也隨著那人的揉捏而敏感堅挺。

對方並沒有要更進一步的意思。理智在潰堤,這事實卻是印在心中雪亮的。

這個人,只是想看自己露出的醜態。

「覺得難堪嗎?」那人繚繞在耳邊的嗓音低沈而醇厚,宛若香甜的美酒,那滋味令人傾倒,僅嚐一口便足以使人四肢發軟。

然而下身的快感讓人難以忽視,就連對方的話語都無法使伯恩哈德集中精神。

「嗯──」

攀上頂峰的瞬間他的腦中是一片空白,卻依稀聽到了對方最後的話:

「這是你的錯喔,竟然露出了這樣的表情。」

 

在那人來之前,伯恩哈德只是單純地在看宅邸中的人在外頭練習對戰的身影。

做為曾經的連隊的一員,那些招式都是他不能更熟悉的,彷彿刻印在腦海裡的印記。

說揮刀比呼吸還自然,或許也並無不妥。

雖然專注於下邊的動靜,但長年的習慣使他很快注意到從走廊另一頭傳來的規律步伐聲。

他向那人點頭致意,又回頭去看外頭的情況。

──伯恩哈德不知道是自己對那人稍嫌冷淡的態度,或者依那人之說,自己的「表情」使對方突然有了這樣作弄他的興致。

是的,在伯恩哈德的想法裡,硬拉著自己在窗簾後做那種羞恥的事情,確實只能歸類為作弄。

儘管那人總把喜歡掛在嘴邊,不過他卻無法相信。

因為那些「喜歡」中,毫無重量可言。

創作者介紹

蟲的窩居地

魔蟲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