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邊的梗源是戀戀這噗,這篇算是後續><

弟兄、兄弟,大家自由心證(?

=== === ===

羅西南迪回到唐吉軻德家族後,多佛朗明哥便讓人把其中一間原充作倉庫的房間清出來給羅西南迪睡。

兄弟倆以前都是睡在一起的,不過經過了十四年,習慣也是會改變的。而多佛朗明哥也變了。

他相信自己的弟弟也是。

只可惜對方無法說話,也不願意說出過去的經歷。

照平常那樣打理好自己之後,多佛朗明哥從房間走出。

早晨的宅邸內很靜,幾乎聽得到陽光敲擊地面的聲音。

尖頭鞋在地面上發出喀喀喀的聲響,他的目標是書房,位在長廊的底端。

說是書房,不過其實也充當接待室、會議室和他的第二主臥這樣的功能。

在經過弟弟的房間時,他腳步不由得停下。

不知道昨晚羅西南迪睡得還好?

極少有關心他人想法的自己,因這個念頭而有些愣住了。

他並不清楚羅西南迪過去是怎麼樣的日子,是睡寬大而柔軟的絲質床單,或是三塊木板架成一體的床板。

有被打嗎?有吃好穿暖嗎?他唯一確定的是,羅西南迪大概不會和任何人透露自己曾為天龍人的身份。

除了海軍之外,包括那些仍然是天龍人的傢伙在內,全部都討厭他們,恨不得他們死去。

而海軍不討厭他們,卻也不等於對他們好。

所以,多佛朗明哥厭惡著世上所有的人。

除了他所認定的家人。

也包含在門另一側的胞弟。

手先貼上了冰涼的木門,然後是側臉。他知道這樣也聽不到對方的聲音──因為羅西南迪已經沒有聲音了──,卻遏止不了想靠近對方一點的想法。

是的,儘管先前有所懷疑,對於胞弟突然的出現,對於弟弟是否還將自己視為家人,但不可否認的是,他自己確實還愛著這個又傻又天真的弟弟。

 

羅西南迪。

 

房間外有人用手貼著自己的門板這件事,羅西南迪自然不知道。

而他確實知道的,是自己的手正在做什麼。

靜音了自己之後,所有的動作都彷彿變得生澀。

就連撫慰自己這種事情,都變得有些陌生。

他坐在床腳,雙腳彎曲,向多佛朗明哥借來的睡褲皺成一團被褪至膝窩處。

高昂的慾望在手中發出極小的咕揪咕揪的水聲,無聲的呻吟宛如透過這種形式得到解放。

他回憶著那人無數次叫自己的名字,他臉上雀躍的表情。

 

羅西南迪。

 

即使明知對方是毒,他仍傷害不了他。即使看過元帥的報告,知道這群人無惡不作,為首的親哥哥更是罪大惡極,他仍無法說服自己手刃親兄。

因為那是他的哥哥。因為他曾經那樣愛過對方。

至今……也依然。

他突然顫抖,背脊僵硬的線條幾秒後放鬆了。帶腥的白濁證明著自己剛剛做了什麼。

其實,他們都是一樣的。

若說多佛朗明哥的手是髒的,那麼身為弟弟的自己也並非無污。

他們都有罪。

將頭埋進膝間,遮蔽了光線,也減低了罪惡感。

他輕輕地,無聲地,道出了十四年間在腦海中盤旋不去的暱名。

 

多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魔蟲君 的頭像
魔蟲君

蟲的窩居地

魔蟲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