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清(21)  

上圖是梗源,繪師是子清!這邊再次進行了闊寫=////=

非常晚來的新年賀文!(算是吧?

=== === ===

*現代PARO

 

『ありの ままの 姿见せるのよ……

電視機正撥著紅白歌唱大賽,台上美麗的女歌星將所有人的目光和呼吸都奪走了,用自己的歌聲正築起獨一無二的美麗宮殿。

不過她的歌聲再好聽,城堡再美麗,也依然會有人不買帳。譬如里斯身邊已經睡到嘴巴張開的人。

半個身子以上都縮在暖桌下的弗雷特里西雙手抱著與里斯褲子同色的深藍抱枕睡覺,毫無防備的睡顏展露著他對同居人的信任。

暖桌上是兩個人吃剩的食物,除了汽水和啤酒之外還有已經吃空了的炸雞桶和洋芋片包裝,糖果紙散落在桌上,是剛剛兩人一邊聊天一邊拆來吃的。

食物都是之前事先準備好的,炸雞桶和汽水是下班後打電話叫的外送。他們兩人都要上班,當然不可能像一般有家管的家庭那樣,期待回到家就會有熱呼呼的食物等在桌上。

這或許讓人有點遺憾,但對他們兩人來說,這樣的日子倒是令人愜意自得。

只要兩個人可以像這樣生活在一起,那就足夠。

弗雷特里西的嘴角出現了可疑的透明液體,忍不住覺得對方睡得也太熟的同時,里斯又小心地放輕了動作,想在不弄醒對方的情況下替他拭去口水。

然而彷彿是心有靈犀,里斯的手甚至還沒碰到對方,弗雷特里西就自己醒來了。

「嗯?」他還有些迷迷糊糊的,記憶只到和里斯說今天工作上的趣事就斷了,接下來他毫無印象。

「我睡著了嗎?」他從暖桌下鑽出來了些,大大地伸懶腰,看向電視。唔,他記得上一次看時間的時候還有三個小時才過新年,怎麼現在看只剩下不到一小時了……

「是啊,睡得很熟。」里斯笑了笑,直接動手把對方嘴邊的口水痕擦掉。

「唔,謝謝。」兩個人早就過了吃掉對方臉上飯粒還會臉紅害羞的階段,這樣的是情再自然不過。

「差不多該吃蕎麥麵了,我去準備準備,你可別又睡著了。」里斯在他頰邊落下一吻,笑著往廚房走去。

「才不會呢,已經睡飽了。」弗雷特里西抗議道,不過多少也有點心虛。畢竟剛剛自己可是不知不覺就睡著了……

電視上唱歌的人已經換了一個,弗雷特里西有些心不在焉地聽著,順手拿起桌上的手機滑了幾下,不意外地在看到推特上看到有不少人已經提早向大家恭賀新年,像是艾茵和史普拉多那樣年紀比較小的孩子。

有些人也拍了照上傳,譬如他就看到迪諾用伯恩哈德的帳號為兩人自拍然後照片還加了一行附註:「年尾的本大爺還是超帥的!」,至於另一人的眼神完全不是定在鏡頭上這件事,不知道那位大爺有沒有注意到呢?

「好了。」里斯的腳步由遠至近,弗雷特里西將桌上空出了兩個位置,讓里斯有地方可以放碗。

濃濃的醬汁上灑上了小把的蔥花和紫菜絲,涼拌的蕎麥麵雖然冬天吃有些冷,不過對於他們來說比較方便。

而且,這樣弗雷特里西也有藉口靠近里斯一點──雖然完全不需要也能這麼做就是了。

「冷?」里斯意會過來,和弗雷特里西挨得更近了點。

「嗯,因為麵是冷的。」這樣的行為算是撒嬌嗎?弗雷特里西後知後覺地想著,但馬上又把這種無謂的煩惱丟一邊了。

「那下次做熱的?」

「沒關係啦,而且這樣很好吃。」弗雷特里西吸哩呼嚕地吃起麵,看他不像在說假話,里斯也就採信了他的說法,繼續吃自己碗裡的食物。

就在他們快吃完的時候,電視上開始了倒數。

『五!』

他聽到里斯放下了碗。原來對方已經吃完了嗎?

『四!』

那個緊挨著他的男人把手繞過了他的腰,被抱著的認知讓弗雷特里西難以專心吃麵。

『三!』

「弗雷。」里斯的聲音使他轉過頭去,對方正看著他,那隻他再熟悉不過的溫暖大手碰上了他的臉頰。

『二!』

里斯離他愈來愈近。弗雷特里西沒有閉上眼睛。他凝視著對方的眼睛,那裡頭好像有星星,在閃閃發光。

『一!』

他閉上了眼睛。

『新年快樂!』

電視裡房間外都綻放著燦爛的煙火。而弗雷特里西的心中,也在新年第一天綻出炫麗的花火。

創作者介紹

蟲的窩居地

魔蟲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