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尾。」
  
  「嗯?怎麼了嗎,小真?」
  
  「……不,沒事。」
  
  類似這樣的對話大概從放學的練習開始前一直斷斷續續的持續到現在。儘管知道他家王牌大人是個十分彆扭的角色,高尾仍不免覺得有時候綠間可以直接一點的──譬如現在。
  
  雖然自己說的上是全隊、也許可以說是全校最瞭解綠間的人,但是如果永遠都停於叫他的名字的話,就算是他也無法理解對方想表達什麼。
  
  前方的燈號轉紅,高尾駕輕就熟的停下了板車,在不讓綠間手上的小紅豆湯灑出任何一滴的情況下──他記得剛開始,自己為了達到這苛刻的要求被綠間念了多少次。
  
  現在他們都已經二年級了啊。高尾偷空瞄了眼橘紅的天空,懶懶飄著的幾朵雲被染上了晚霞的色彩,帶著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豔麗感。
  
  啊哈哈,肯定是因為今天是自己生日才會突然這麼感性吧。
  
  其實要不是今早弟妹們拿著一張塗鴉在他床前和他說生日快樂,高尾大概會完全的把這件事給忘掉。說起來也是有點好笑,他記得的事情很多,卻偏偏會忘記一線自己切身相關的,像是生日。
  
  如果讓綠間知道了,大概會說他沒有盡人事吧?
  
  但生日什麼的,在他看來並不重要。應該說,自己的生日不特別需要被記住。他不是什麼偉人,出生的日子沒有特別被記住也無所謂。所以他也沒有和學校的人說,球隊裡自然也不會有人知道,今天可以說是和平常的任何一天一樣的過完了。
  
  「高尾。」在他們騎過一段沒什麼人煙的田野時,綠間又再次叫了他的名字。
  
  「怎麼了?」無論綠間叫他多少次,高尾都依然會這樣語帶笑意的回答──他是真心這麼認為的,因為對他來說,綠間這個人太有趣了,不可能不對他保持笑意。
  
  「生日快樂。」
  
  「咦!」高尾的手一歪,差點讓整台板車往田裡面摔,幸好是即時穩住了才沒有離開路面。
  
  「小真你真是嚇了我一大跳啊。」高尾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沒想到對方支支吾吾了老半天要說的,就是這個?他有點意外,因為他當然沒有和對方說起過自己的生日。但同時他也很開心,踩著板車的雙腳突然也覺得並不那麼吃力了。
  
  「紅豆湯沒有灑出來吧?」是高尾接著問出來的話。然而綠間沒有馬上回答,高尾疑惑了沒有多久,便感覺到有什麼靠上了自己的後背。
  
  這個感覺,是綠間的頭吧。
  
  因為感覺他還有話想說,高尾也就不再說什麼,靜靜的騎著車。綠間似乎也不急著開口,安安靜靜的靠著高尾,直到他們快到綠間家的時候才說:「高尾。謝謝你當我的影。」
  
  ……真是的,只是要說這個嗎。高尾差點笑出聲,但知道對方臉皮薄,便忍住了。
  
  「不用謝的啊,跟小真一起打球,我很開心唷。」
  
  過了幾秒,高尾聽見了綠間弱弱的回應。
  
  「我也是。」

 === === ===

高尾生日快樂啊ww

說真的蠻喜歡高尾這個人的......詳細不多說,不然作家的話會變成作家的囉哩八嗦(抖

總之,生日快樂啊TT雖然沒能奪冠,但你們已經努力了><

感覺黑籃要邁向結尾了......對吧?對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魔蟲君 的頭像
魔蟲君

蟲的窩居地

魔蟲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