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倒數兩天!

這是GSK@路點的文,tag是「雙狐/迷路/陷阱/狐狸之間的語言」

感覺有點沒達到要求,第一次寫這CP請原諒我!(NO

=== === ===

用膳時間是刀劍男士們少數齊聚一堂的時段。

烹煮料理的通常是長谷部或燭台切,其他人輪流打下手。

到點了大部分的人都會自動出現,偶有例外,只要請人去叫一下,通常也就來了。

然而今日卻有人遲遲不見人影,請人去找也說不在房裡。

最後是五虎退膽怯地提供了線索。

「那個……鳴狐叔叔下午好像帶狐狸君去散步了。」原本他倒是有邀五虎退的,不過他的一隻老虎有些病懨懨的,讓他不敢隨便帶牠們出門。

兩人同是粟田口一家,又都有動物相伴,比其他人親上一些也不難理解。今日負責近侍的小狐丸和燭台切稍一商量,決定由前者去找出鳴狐。

 

據五虎退所說,鳴狐常去的是屋子西邊面山的那片草原,所以可以先從那裡開始找。雖然五虎退有說如果需要的話可以請她的一隻小老虎跟著去,不過小狐丸婉拒了,畢竟鳴狐只是去散步嘛,應該不會太難找吧?

 

然而這「不太難」的過程中,小狐丸先是掉進了地上一個深坑,接著被蜜蜂追、追著追著還撞到了樹,導致輕傷。

……回去和長谷部說吧。這裡也算是平常大家活動的範圍,要是比較矮小的短刀們跌進坑裡或和他一樣碰到蜜蜂就不妙了啊。

繼續走出一段後,小狐丸看到在不遠的前方有一藍一褐的大小身影,走近些才看出鳴狐難得地沒有戴面頰,躺在地上閉眼休憩,狐狸則蜷在他身邊,聽到腳步聲立刻睜眼抬起了頭。

「喔!是小狐丸大人!」

小狐丸想阻止對方已是不及,只見難得摘下了面頰的鳴狐睜眼坐起,看向站在自己身後的小狐丸。

逆著光,小狐丸看不到對方的表情,更不要說五官,於是只能說出自己找過來的原因。

……嗯。」

鳴狐起身戴上面頰,由小狐丸領路,二人一狐回到了主屋。

牠們到時已經天黑了,兩人──尤其鳴狐──被長谷部告誡了別再這麼晚回來後,便讓他們前去用膳。

「稍等一下,長谷部君。」

小狐丸要和對方說坑和蜜蜂的事,不料鳴狐也跟著轉了過來。

「你先去吃飯吧,我有點話和長谷部君說。」小狐丸朝對方笑了笑,看到鳴狐走了便和長谷部說了那兩件事。

對方的眉頭明顯皺出了深痕,答允自己會處理便趕小狐丸去吃飯。

結果小狐丸進房後,看到了是端坐著不動的鳴狐,等自己入座後才動筷。

「其實不用等我也沒關係啦。」小狐丸搔搔頭說道。鳴狐淡淡地睨了他一眼,也不知道有什麼含意。

 

小狐丸一般就寢的時間算早,今日回房後一下卻睡不著。

他滿腦子都是鳴狐清秀的臉孔,和放鬆愜意的神情。

可惜對方平時在主屋也從不脫下面頰。

清冷的月光由紙門透入屋內,也讓小狐丸看到了在外頭走動的身影。

那個是……

拉開紙門,對方聞聲也看了過來。

「哦呀,小狐丸大人?吵醒您真是非常抱歉。」

「不,沒關係,我本來就還沒睡。倒是狐狸君你,不待在鳴狐身邊沒關係嗎?」

向外廊移動的小狐丸問道,而狐狸也照實回答了:「鳴狐已經睡下了,吾輩還有些精神,便出來走走。」

原來這部份不是同步的啊。小狐丸心中閃過這麼個念頭。

一人一狐相對無語地賞月賞景,然而直覺告訴小狐丸對方應該有其他話想說。

唔,可能可以說是,「同類的直覺」吧?

「今晚的月亮真好看啊。」狐狸突然開口道,而剛剛不斷走神的小狐丸凝神一望,今天的月亮……是上弦月?雖然月色的各樣陰晴圓缺都有其美,不過這話聽著有些……

「不過吾輩還是以為沐浴在暮光之中的小狐丸大人更加耀眼!」

突來的讚妹讓小狐丸措手不及,等得回過神已是在狐狸道過晚安欲離去時。

「啊,那個……」他不知道自己怎麼會突然興起這個念頭,可是卻忍不住想問:「鳴狐他……也是這麼想的嗎?」

聞聲狐狸並未轉身,但相當確鑿地回應他:

「吾輩的心聲和鳴狐一致,這是理所當然的!」

=== === ===

狐狸君個性捏造有(開頭就要說啦(巴頭

對了日本有種告白方式是說「今晚月亮真美啊」,來源似乎是夏目漱石有次翻譯I love you的時候翻「今晚月亮真美」,因為覺得用月色就可以含括意境(類似這樣的意思

所以!我的本丸年份設置在還沒有夏目漱石的年代!狐狸沒有對小狐丸告白!(澄清

喜歡小狐丸的當然是鳴狐啊(有點不要用刪除線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魔蟲君 的頭像
魔蟲君

蟲的窩居地

魔蟲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