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就是七夕了!(跳跳

可是我還有好幾篇沒有打/還沒貼XD完蛋啦~~~

總之(?)這篇是迷宮晴點的,tag是「間夫婦/虐甜/手術/告白/海洋」

明天......明天應該是原創(吧

=== === ===

黑傑克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替皮諾可進行身體檢查。

必淨身體是人造的,和天生擁有不同,因此不得不更加小心在意。

皮諾可的反應,當然是說最大的問題是這副小孩子的身軀讓她不可能當「真正成熟的女人」,而醫生的回應:無視。

不過這次檢查倒是真的發現了一些問題,手術過後的皮諾可身體虛弱不便於行,黑傑克只能取消原本預定好的海邊行。

「哇啊啊,醫生說話不算話,片子!壞蛋!嗚嗚嗚……」躺在床上動彈不得的皮諾可哇哇大叫著,不管黑傑克好說歹說,她一個字也聽不進去。

黑傑克嘆了口氣,聽到外頭電話聲響,只得先把皮諾可的房門關上,到前邊接電話。

「喂?」另一頭傳來急切的聲音,聽了幾句後他沉聲打斷:「三百萬美金。之前就和你說了,結果拖到末期又要今天動手術,之前也開了很多刀、吃了很多亂七八糟的藥……付不出來?那請恕我拒絕。」

掛斷後他起身要去找皮諾可,電話立刻又響起,雖然猜到大概還是同一個人,他仍然接了起來。

「你好?能付三百萬了?哦……我知道了。」

 

笨蛋醫生出去動手術了,而且沒有帶上她。

這是皮諾可不知第幾次這麼想了,而她的氣依然未消。

自己可是他的手術助手啊,就算現在有點不方便,也不該就這樣把她丟在家裡啊!

何況,今天是日本一年一度的七夕。

雖然知道醫生肯定沒有意識到,但之前皮諾可死活都要把去海邊的行程擱在今天,就是因為這個日子對任何情侶或夫妻都應該是特別的。

原本她都寫好了要給醫生的七夕小卡,畫了兩人手牽手的樣子,還寫了告白的話,可是現在……想到連親手送出去的機會都沒有,皮諾可發洩地在床上拳打腳踢,可是使不太上力,一番動作也只是讓棉被幾處微微隆起又消波幾回。

醫生是笨蛋。

因為是七夕,才會想一起出去玩。

因為是七夕,所以不想一個人被留下來。

但是醫生完全不明白。

皮諾可埋怨著醫生,不平地沉入了夢鄉。

 

當她再次醒來,窗外已是一片紅霞,她的檢查是早上一大早開始進行的,現在差不多是晚飯時間了。

對了,晚飯……

皮諾可掙扎著要下床。睡了一覺對醫生的不滿似乎也睡掉了一些,雖然還是感到惋惜,但她知道醫生是關心她,不會故意讓她難過。

「但是醫生太不懂女孩子的心了。」皮諾可有些不滿地對自己說道,好不容易掙開了棉被的束縛,要下床穿鞋時,她不經意地瞄到了床對面的牆,立刻被吸引了目光。

原本已經看慣了的空無一物的牆面,多了一幅大約半個成人高、一個成人長的水彩畫,偏淺的色調勾勒出了一片碧海藍天,陽光映著金燦燦的沙灘,海浪輕輕拍打著岸邊,只是看著,似乎就感覺得到太陽的溫暖,嚐到海水的鹹。

房門此時打開了,醫生把頭探進來,手上端著熱騰騰的晚飯。

「醫生,這個是……」皮諾可指著掛畫問。

他似乎有些難以啟齒,但在皮諾可的注視下仍開了口:「剛剛動手術的那戶人給的,是手術費用,市價有三百萬美金。」

而皮諾可想知道的當然不是這個。

她想知道,醫生是因為她,因為這幅畫的主題,才接受以畫代錢嗎?

醫生是個很彆扭的人,有時候不會直接把自己的目的說出來,可是這也是他可愛的地方。

所以他的表情和他的動作,與他同住許久的皮諾可已經知道了事實。

「那個醫生,」在對方將食物放到床邊的桌上時,皮諾可有些扭捏地說:「我在醫生的書捉裡放了東西,要給你的。」

「給我?」他有些驚訝。「那我晚點──」

「不行!醫生現在就要看!現在!」坐在床上的皮諾可拚命推著他,雖然不懂為什麼非現在不可,最後他還是乖乖出去了。

他臉上的不明白,皮諾可當然注意到了,不過她本來就不打算多解釋。

所以才說,醫生完全不懂女孩子的心。

這種情況自己肯定在害羞,體貼的男士就該迴避一下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魔蟲君 的頭像
魔蟲君

蟲的窩居地

魔蟲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羽風緋飄〈暗夢〉
  • 呵呵~~~總覺得看完有種──啊,這不懂女孩子心的人果然是黑傑克!
    是說,皮諾可不能長大真的有點遺憾呢!
  • 畢竟醫生的時間不花在攻剋女孩子上啊w
    這應該算是永遠的遺憾吧TT

    魔蟲君 於 2015/08/19 23:0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