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大概是整個刀劍我真正有跌的CP(本人承認的

但是......啊......大家知道的(?),寫肉文就是個容易OOC的過程......

如有崩壞,請不要鞭得太大力TAT司咪媽線(?

=== === ===

安定醒來,就看到有個傢伙跪在自己腳邊,一隻手輕抓著他的一個腳掌,另一隻手不知道拿著什麼。

……你在幹嘛?」

雖然問了,安定還是認命地坐起來看對方在做什麼,卻得到那個相當專注在不知道做什麼的人一聲喝阻:「別動!」

他頓了下,仔細看對方手上的東西後,心中的無奈油然而生。

「塗掉。」

「不要──」

「那停下來。」他自己弄掉。

「不要。」

「那就弄掉。」

見安定堅決,男人只能退而求其次:「至少讓我塗完,等一下幫你卸。」

「好吧。」安定也不是那麼堅持非立刻動手,躺回床褥上,隱約感覺到對方用指甲油在他的腳甲上輕刷的力道。

清光對於外貌和指甲油的堅持,與他久處的安定當然很清楚。對方也曾經幫他塗過指甲。

不過,清光會趁他睡著時偷襲他的腳甲就不在他的認知內了。

塗塗抹抹了半天不見清光完成,安定也不知道他弄到哪一步了,躺著躺著又快睡著了。

這時腿突然被抬起,把他驚醒了大半。

「你──唔。」安定哼了一聲,身子幾不可察地抖了一下。不過抓著他的腳的清光自然發覺了,唇角微微上翹,興致盎然的表情讓安定染紅了雙頰,只能撇頭不去看對方的表情。

「放開。」

「不要。」

「什──」安定使勁想踹向對方,可知他者莫若清光,早已先一步將自己卡在他的雙腿間,親了他的腳背後更是得寸進尺地推開他下身的O,使其全堆在安定臀部下,感覺相當彆扭。

「等等,清光──」一聲短促的氣音截斷了他的推拒,啃咬著他大腿內側的傢伙知道用什麼方式、什麼力道咬他會讓安定最舒服,最難以抗拒。

由安定的角度,只能看到清光的臉的上半部,此時後者一雙寶石般的眼瞳正緊盯著他像是不願錯過他的任何反應,令他有些害臊,全身的血液猶如沸騰,身子熱呼呼的可同時雙腿發軟,無力地落在對方掌中。

今天的內番以經結束,安定是回來休息的因此還穿著同一套服裝。原本已經乾了的身軀此刻又出了一層薄汗,尤其在清光舔上他已有些反應的雄性象徵,他幾乎能感覺到汗水從額上滑落。

安定抬頭用一隻手摀住了自己的嘴巴。看不到,卻感覺得到對方正隔著他的內裏以舌尖描繪那兒的形狀,牙齒技巧性地刮過柱身,在尖端吸吮發出情色引人遐想的聲響。

種種對感官的刺激和不斷瓦解著理智的快感羞得安定想逃走,可清光哪裡會允許?一隻手緊抓著安定的腿根,另一隻手向上伸,拉開了O上的結。

事已至此,安定也不會不知道清光想做什麼,而他自己也並非毫無意願,不過這樣的開始還是頭一次,幾乎沒有鋪墊地就被直攻弱點,讓他有些措手不及。

且清光的舌沒有停在那,柔軟的舌沿著筋絡向下疼愛,不輕不重地吸了下方的囊袋,在安定被刺激得挺動腰部後,乾脆將人架在半空,私密部位朝向自己,而後者亦毫不猶豫地去搗弄那處,模仿著抽插的動作進出。

「清光……」安定只覺得腦子熱呼呼的,思緒像煮沸了的水中茶葉亂成一團。他不確定自己是希望對方繼續這麼下去還是停下,被疼愛的同時卻又不是那麼完美的感覺,令人難以滿足,不自覺產生想要更多的念頭。

也許是因為他的呼喚,清光不再刺激那處,帶著一絲怪味的唇壓上他的,伴隨著的還有清光的喘息聲。

莫名地讓他感到心安。興奮。

像是被清光的呼吸所制約。

太奇怪了。

對方正解著他身上的衣物,安定也沒閒著,回應著深吻也動手將男人剝得一絲不掛。

清光讓他躺下,自己轉而攻佔他胸前的兩處敏感,一隻手挑弄著他的小安定,一隻藉著由二人男根處流出的體液緩緩按壓著他的後庭。

入口被揉得令人有些心癢,安定不住扭動,此時眼正好對上了清光的,瞧見對方眼中的打趣,原本即使有一星半點想過要求他也全消失殆盡。

但心理倔著,身體也無法得到滿足,安定只能訕訕地哼了一聲,埋怨道:「你就知道欺負我。」

聞言清光起身,安撫地穩了穩安定彆扭的唇角笑道:「才沒有這回事呢,我可是疼愛安定都來不及。」

壓下想讓對方哭泣、讓對方求他、讓對方壞掉的衝動,全部化為狠狠地疼愛安定的動力,愛他就是想擁有、想看到他的全部,但清光會捨不得。罷了,反正安定的這一面只有自己看得到。

擴張的工作深入,熟悉對方身體手指片刻間便摸著安定的敏感處,濃烈而情色的深吻也進一步挑起情慾。。安定的雙手環上了清光的頸子,雙眼不由自主地閉上,清晰地感覺到在自己後方開拓著的手指往裡頭刺探,旋轉、按壓、最後抽出。

早已被分開的雙腿此時在清光的引導下環上了他的腰,炙熱的硬挺一點一點進入了安定的體內。

完全進入後兩人都是一聲喟嘆,清光重重地喘息著,開始小幅度地擺動腰肢。

「安定,好舒服……好喜歡……」若只是慢慢加速,安定倒也無所謂,應該說正合他意;偏偏清光每次都會在他耳邊說話,亂七八糟的令他更意亂情迷不說,配合著下身的擺動和沙啞的喘息,不斷撩撥著安定的思緒。

「嗯,你夠了……」安定忍不住吻上那張喋喋不休的嘴,後穴發力將清光的那兒夾了下,不意外地感覺到對方呼吸一滯,小清光似乎又漲大了些許。

怎樣都好,就是拜託他別說了。

 

將所有衣物洗好、晾開,清光才準備走回安定的房間。

有些大意了啊,下次還是稍微注意一下衣服比較好。他有些懊惱地想著,不期然地就與堀川迎面相遇。

「啊,清光君。如何?沒有被安定君踹吧?」堀川相當平常地詢問著,被問的人卻支支吾吾一會才給出「沒有」這個答案。

雖然他和安定的事幾乎整個本丸都知道,不過剛剛他出現在安定的房間裡,是因為和堀川玩將棋輸了,真心話大冒險挑了大冒險的緣故。

而此刻又是剛和安定做完、解決了某些殘跡後碰上算是半個當事人的堀川,清光的心慌意亂也就不難理解了。

「那就好。啊,兼桑還有事找我,我就先走一步了。」堀川完全不在意他不自然的態度,微笑著說完話後便往另一個方向走了。

清光收回視線繼續按原路前進,走出幾步才突然覺得不大對勁:堀川怎麼會出現在這呢?雖然今天他沒有輪內番、遠征或出陣,但他的行程是和和泉守兼定的緊密相連,這時間他通常已經在對方的房間裡了,此時這麼巧……

算了,他覺得自己還是不要想下去比較好。

創作者介紹

蟲的窩居地

魔蟲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