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篇很短很短的文

看到標題可能很多人都能猜出靈感來源吧+

總之,還是要貼建議搭配BGM→

=== === ===

每天,笑面青江的母親都會帶他到附近神社祈求。

每天每天地。

每天每天地。

有人告訴他的母親,青江是因為前世與一名女鬼有所牽扯,才會有此不幸。

無論拜訪多少醫生都沒有用,因此母親轉向了神明。

青江因此每天都會到神社中與母親一同向神明祈願。

每天每天地。

每天每天地。

拍手,閉眼,專心祈願。

每天每天地。

每天每天地。

可拍手是什麼聲音呢?

自己又是什麼聲音在向神祈求呢?

母親又是帶著什麼樣的語調在說話呢?

他不知道。

從小失聰的笑面青江,世界是一片寂靜。

 

雨落下,在地面濺起一點點漣漪,為世界帶上了霧面簾幕。

青江的母親正和神社的人員說話──應該是在說話,只是他聽不到。

看著母親的眼神,青江很想說,就算了吧。

一輩子聽不到,也不是那麼大不了的事情,對吧?

可他知道母親不會接受他放棄,因此他保持靜默。

一如以往地。

小小的腳丫子在外廊邊晃呀晃,趾尖因濺起的雨水而有些濕,可他並不在意。

身下的木板傳來震動,不知道是不是母親過來了。

不過震動的頻率不太像。

更加沉重,更加平穩。

等覺得對方只距離他幾步時,青江轉了身。

 

淺蔥色的狩衣包裹著青江必須仰望再仰望的高大身子。

對方的表情很驚訝,可能是因為青江轉身了。

可接著,他單膝跪下,雖然青江依然無法直視他的雙眼,卻不必遠遠仰望。

對方張開了嘴,說了話,青江聽不到,但是他學過唇語,因此看出男人說的是「哦呀,你看得到我啊」。

難道對方是鬼魂?青江如是想著,意外地卻一點也不害怕。

或許是因為對方的感覺並不像可怕的東西吧?

男人接著又說「笑面青江對吧?不必害怕,我沒有要傷害你」。

青江緩緩眨了眨眼,接著點頭。

他信任這個人,無來由地。

男人唇邊淡淡的笑容上揚了些許。

對方將手輕輕覆在青江的雙耳邊,閉上眼,嘴巴在動,卻不是青江看得懂得語言。

可是他卻不在意。

在這人的身邊,似乎什麼心緒都能得到平靜。

讓人很安心。

 

而當他再次閉上眼時──

他聽到了,下雨的聲音。

=== === ===

這是充滿無限可能性的完結(被揍進土裡

雖然沒有寫出來,但是設定上青江大概只有十幾歲,石切丸是被供奉在神社中的神劍,已經多次看到青江和母親來此

對於妖怪(包含附喪神)有一說,是有些人只能在雨天看到妖怪

這樣會有點虐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魔蟲君 的頭像
魔蟲君

蟲的窩居地

魔蟲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