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刀劍終於拿到了厚,高興之餘決定寫一篇雙子里斯(啊這CP真好吃

嘛......不過感覺有點血崩了TT

感覺好久沒有發文啦......

=== === ===

桌上的咖啡被遺忘,無聊的肥皂劇、原本的行程也一塊被拋到一邊。

棕髮的男人被兩位後輩壓在公寓的落地窗上,外頭是從三十六層樓高才可望見的獨特城市風景,此時的三人卻都沒那個心思去觀賞。壓抑的喘息和黏膩的水聲曖昧地暗示著此刻正發生的事情。

其中,棕褐色短髮的後輩急躁地與他唇舌交纏,雙手捧住他雙頰,似是擔心他逃開。

平日較為內斂的另一位後輩亦不遑多讓,拋卻了平日的穩重,此刻深棕帶紫的短髮頭顱埋於他的胯下,靈活而積極地舔舐著那處的雄性象徵,手指輕輕劃過臀縫間那意外敏感的地方,令被疼愛的一方不禁微微顫抖,難以言喻的快感伴隨著幾欲使他腳軟的酥麻侵襲著感官,理智幾乎被蠶食殆盡。

「唔……」雙手貼覆於身後冰涼的窗面上,與理智一塊被拉回的是大白天在窗邊行床笫之事的羞恥感,但即刻又因雙重的刺激而忘卻。

「前輩……」唇舌微微分開,讓彼此都有了喘息的空間,被喊慣了的稱呼在此時聽到令當事人別有一番感受,但在能做出任何回應前,來自身下的快感逼得他哼出了甜膩的呻吟。

「前輩……里斯前輩……」那人似乎也並未執著於得到回應,原先捧在頰邊的手朝下游移,熱情地揉捏著名為里斯的男人精悍的身軀,胸肌與六塊肌、腰線無一放過,當來到胸前的兩處纓紅,退開的唇立刻有了新的去所,其中一側被溫熱的口腔包覆,另一處也未受冷落,握槍械磨出的厚繭藉著指腹摩擦著柔軟的紅蕊直到充血挺立,變得愈發敏感。

怎麼會發展成這樣的,里斯心中有個模糊的印象。記得是肥皂劇短暫的廣告時間裡他站起來伸伸腿,結果走到窗邊時卻被這對同居人兼戀人的雙子給包夾,然後演變成現在的局面。

『不要逃。』剛剛在親吻前,弗雷特里西似乎有這麼說。

逃?自己有逃嗎?自問的同時,他回想著當時的情景。

或許有吧。或許坐在沙發上,被兄弟倆一左一右地夾在中間的異常高溫,令他潛意識中升起了危機感。

「啊嗚!」肩膀猛地被咬了一下,微微低頭便對上了後輩不滿的眼神。

「前輩分心了。」

被明確指出多少讓里斯有些心虛,而原本一直沒有開口的伯恩哈德此時突然插進一句:「那就只能找方法不讓你分心了。」

「什──唔啊!」

彷彿事先串通好了似的,伯恩哈德突然抓住了他的雙腿,隨著起身的動作令里斯雙腳懸空,而弗雷特里西持閃身來到他背後,幾乎是將他的上半身都抱在懷裡。

「等等,這樣──」伯恩哈德滾燙的雄根就抵在他的穴口處,似入而非入的微妙感使里斯有些緊張,加之整個人懸空無處依托,他不得不承認如此確實能吸引他所有的注意。

「不會直接進去的。」伯恩哈德看穿了他的心思道,但他的話一點也沒讓里斯放心,因為他能感覺到對方仍一點一點地進入他。

「啊,伯恩什麼時候戴套的?」弗雷特里西嚷嚷道,顯然剛剛的他並沒有餘欲去做這件事。

不過戴了套也就能解釋為什麼伯恩哈德的男根能不靠額外的潤滑就與里斯交合。

可是這姿勢讓里斯相當緊張,後穴因此收縮著讓伯恩哈德的進入不那麼順利。三人因此變換了姿勢,伯恩哈德與弗雷特里西跪坐於地,里斯僅有腰部勉強碰到了地板,身體絕大部分的重量交給了身後棕褐髮的後輩,不過就算是這樣也比原本那牽強的姿勢要好上不少。

並非第一次與戀慕的前輩結合,但每一次總是令伯恩哈德內心澎湃,口乾舌燥,動作和節奏也因此總比預想的更粗魯、也更快更猛。

「伯恩,等──唔、嗯……」被男人觸碰到前列腺讓到口的語句變了調,身後抱著他的弗雷特里西不甘於被當純靠枕,雙手胡亂撫摸著懷中誘人的胴體,嘴巴也不安分地到處親著,髮梢、額際、耳廓,無一放過。

雖說有些失控,但力道和律動並不粗暴,從兩人交合處不斷傳來的細密快感令人頭皮發嘛,一聲聲無法壓抑的呻吟與喘息一同由喉間溢出,與肉體的啪啪聲交織成淫靡的樂章。

「嗯,里斯……」寡言的伯恩哈德難耐地啞著嗓子喊出對方的名,後者不由得啊了一聲,後穴隨之收縮,使本來就在高潮邊緣的男人一下被推到了頂端,一個沒把持住,熱情的白濁一股腦地射了出來。

「呼哈……啊!」稍微喘了口氣的里斯突然由身後被抱起,埋在體內的巨昂因此抽離,陡然間的變化讓他措手不及,內壁被對方肉刃摩擦而撩起的酥麻使他淺淺呻吟出聲。

「伯恩搶先,太狡猾了。」熱燙的氣息不穩地落於頸邊,充滿情慾的沙啞嗓音低沉地鼓動著耳膜,還因為對方聲音而內心騷動不以的里斯下一刻便感覺到男人輕易地將陽具滑入體內。

「我也要跟前輩……」剩下的話被喘息掩蓋,或許是情慾使然,讓弗雷特里西的話經上去有些顛三倒四的,但挺進的動作,和緊抓著里斯雙腿腿根的手勁所傳達的力度可一點也不馬虎,三兩下就顛碎了里斯原本找回的一絲理智。

「啊、等……」此刻里斯正面對著伯恩哈德,雖然三人一起做並非沒有過,但像這樣正面面對其中一人與另一名兄弟交歡還從未有過,里斯不由得有些在意。

不想這時伯恩哈德自己便貼了上來,吻上那雙先前已被自家弟弟吻得略有些腫脹的薄唇,舌尖探索著里斯口中各處,掠奪著他的呼吸。

三人的身體疊在一塊,感受到的溫度似乎因此上升了好幾度,汗水從被曬成蜜色的身軀上流下,和著由男根前端冒出的同樣無色液體,最終落至與弗雷特里西相連的私密處,或消失於深色的恥毛間。

伯恩哈德的手倏地握上了里斯尚未發洩過的昂揚,另一手則撫上了自己重新抬頭的慾望核心,同時搓揉、擼動了起來。

「嗚!嗯……」前後同時由不同的人照顧到,兩人間有著雙子獨特的默契,里斯感覺到自己的意識不斷被快感向上推高,直到腦子泛白,什麼也思考不了──

 

事後──一共做了三次,一次還是在矮茶几上──三人一塊去洗了澡,在擦槍走火差點再戰一回的情況下仍成功地在正常時間內洗完了澡。

此刻三人躺在床上,里斯理所當然地被包在中間左側是雙子中的兄長,右側則是弟弟,不過後者一點也不安分,側頭趴在前輩的雙腿邊,一隻手摸著他的大腿,眼睛直視的方向里斯拒絕去思考有什麼。

昏昏沉沉意識彌留之際,里斯似乎聽到了遠處傳來的隆隆聲響,腦子還沒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一陣突然的天搖地動,讓他立刻彈了起來。

幾秒鐘後,一切歸於平靜,確定只是個不大的地震後他和伯恩哈德再次回到原位,而一直沒有移動過的弗雷特里西則突然開口道:「前輩的小里斯剛剛晃得真大力,就像和我們做時一樣。」

……你的重點真是太奇怪了。」

=== === ===

地震ㄐㄐ搖的梗源是阿仁,原本是打算用在文章中段的,結果打著打著發現腦袋想的和最後打出來的不一樣,於是最後出現在末端(抹臉

啊啊總之有點崩,請不要揍我TT

創作者介紹

蟲的窩居地

魔蟲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