嵐草.jpg

這篇的梗源是這噗,繪師是嵐草,嵐草的一因好好吃>////<

本篇是由圖闊寫,含私設,請小心食用<(_ _)>

=== === ===

那是在某個秋高氣爽的夜晚。

阿因已經忙完了畢製,一太正巧也沒有事,兩人相約吃過了飯,從餐廳緩步走回大學男孩的家。

一太發覺對方今天的表現有些彆扭,欲言又止眼神飄移,想過各種可能後還是想不到可能的原因。

而吃飯、行走時無論是不經意或刻意的碰觸,阿因都沒有閃避,也沒有排拒的表現,所以他想並不是自己無意識造成對方的不快。

對方不太會主動提起煩惱的事,學校課業上的多少會,但一太猜想那是因為青年判斷這些相較之下不那麼沉重所以沒關係。

不過阿因今天的表現與其說是心事重重,不如說是有口難言。

一太也不是發現了就非得逼著另一半立刻說出實話的那種人,雖然直到將人送至家門口阿因都沒有開口多少讓人有些失望,他還是笑著與對方吻別。

吻別這樣讓他曾經被小海說過老派,不過她也承認這相當浪漫。

腳跟剛向後轉,卻聽到戀人從背後喚他。

「一太。」

「嗯──」

發出單音回應的同時,手臂被往後拉,還殘留著那人唇瓣溫度的唇再次迎來相同的熱度。

「我家今晚沒人。」

臉色酡紅、視線游移的阿因,漏掉了一太臉上瞬剎閃過的驚詫和隨後沉澱的啞火。

還真是……非常大膽的邀約啊。不過……

「到我家吧。」

他還是不想冒險,畢竟性致被中斷最危險的會是面前的戀人。

創作者介紹

蟲的窩居地

魔蟲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