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某天跟我家的人聊到脫皮時有的靈感(?

=== === ===

「原料」每天凌晨三點會開始進行「人蛻」。

一般人每日多多少少都會掉一些皮屑,手上、腳上、臉上、甚至是頭皮。

脫一點皮沒什麼──除非是和蟬一樣,一次脫下一層。

而「原料」正是這樣的存在。由於不管在哪個領域都沒有專有名詞,歷史上也並無其他記載,因此他們將這種現象稱為「人蛻」。

如果只是單純的全身脫皮,或許他們也不會這麼重視。

重點是那層皮的額外價值。

「你有好好監控『原料』的營養攝取狀況吧?她的體重最近下滑了。」

身穿深綠圍裙的女性朝旁邊同著圍裙的男性伙伴質疑,立刻引來對方的不滿。

「廢話,問題是她的身體要變差我有什麼辦法?」

「切,講得好像植物人還有意識。」

「反正看記錄不就知道我有沒有祝好工作了?」男人冷哼一聲,轉身往外走。

「要開店了,走吧。」

 

興草堂是一家在地方上小有名氣的中藥行。

雖說他們堂中沒有中醫,卻與許多中醫診所合作,後者經常剛病患推見到此抓藥。

由夫妻倆支撐起的中藥堂看上去沒什麼了不得的,可藥吃下去的效果是人人都大為讚賞的。

當然其他中藥店也曾有因此大做文章之輩,聲稱他們肯定在裡面加了什麼奇怪的東西,吃了會致癌、致死,可再有關當局來做過抽檢後什麼也沒抓出來,反而是愛說三道四的有心店家被發現有販毒的嫌疑,進而影響了周邊的一干店家。

因此興草堂的生意只有愈來愈好,好得有人曾建議他倆僱個人幫忙,不過兩人都拒絕了。

「肯定是因為那個。」

看上去有六、七十歲的老者翹著一條腿和同伴道,面前一壺熱騰騰的藥草茶白煙蒸騰而上。

「哪個?」一名老人聳眉問道,還未發言的另二名長者也傾身去聽。

「你們知道的吧?以前他們有個女兒,經常也在店裡幫忙。」

其餘三人聽了不約而同地哦了一聲,皆是了然地點點頭。

這是個老社區,搬入搬出的並不多,這四名老人家都是從小在這長大,幾乎沒有離開過。

興草堂這一家人則是從外地搬來的,除了夫婦倆,當時還帶著只有七八歲的獨生女。

「聽說他們本來還想生個兒子的,但沒能弄成。」其中一人摸著鬍子道,而這並非什麼秘密,其他人同意地頷首。

社區的人算是看著這個女孩長大的,知道她有多乖多孝順,平時放學回家不吵不鬧,長大後還會在店裡幫忙。

可惜好景不長,在她上高中那年出了意外,給車撞成了植物人,一直躺在醫院裡。

「如果找其他人來,可能會想到女兒吧。」另一位老者這麼臆測,餘下三人贊同。

畢竟那位置一直也就這麼一個人,找其他人,就像是要取代她似的。

「那兩人也是辛苦,養一個女兒,年紀也是不小了。」

「如果還醒著,現在也差不多嫁了吧?」

幾個人附和著又閒聊了一陣,直到其中一人突然冒出一句:「我說那個,興草堂,一開始藥也是一般般吧?」

三人一愣,一人有些不確定地嗯了一聲,另一人搖頭說肯定是記錯了。

「欸,說不定啊,是他們那女兒保佑,生意才愈來愈好的。」

「呸呸呸,烏鴉嘴什麼,人家還活著,講那什麼話。」

「歹勢歹勢啦……

創作者介紹

蟲的窩居地

魔蟲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