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很久之前(6月)跟阿澱借圖寫的文!最近才寫好ww

原梗:請點這 對應的圖在回應裡!

原本是打算寫肉的,不過最後好像連擦邊球都沒摸到ww

=== === ===

「你確定這件衣服是男用?」

「確定、確定,本大爺才不會犯那種錯誤。」

事實上迪諾早把自己當初買的是男裝還是女裝給忘得一乾二淨,眼前的棕髮尤物讓他口肝舌燥渾身發熱,思緒全跑到了該怎麼最快推倒眼前的人上頭。

因為兩人工作都相當繁忙,雖然說不上聚少離多,但一起慶祝個節日之類的還是相對困難和稀少。

情人節、聖誕節一類情人常一起過的節慶很自然地跳過,交往週年等等也因為根本不記得是什麼時候而忽略不提。

但生日他們一般至少還是會一起吃個飯,至於當天的其他活動就不方便細說了。

這回迪諾生日卻恰好碰上里斯到外地出差,而且因為是和同事一起去,晚上回到飯店也不方便情話綿綿,只能傳訊息了表心意。

里斯心裡當然過意不去,儘管迪諾滿口「本大爺才不會在意這點小事」,但從他事前的態度和當天與里斯互傳的訊息來看,根本就不是那麼回事,迪諾是個藏不住心事的人這件事里斯再次深深地體認到了。

因此他答應滿足迪諾的一個性幻想作為補償。

儘管二人是伴侶,看鈣片的品味卻大不相同,里斯……其實基本不看,迪諾則偏好情趣類的,尤其是角色扮演類的,就里斯所知電腦裡至少就有十幾部。

所以當他做出承諾時,對於自己將面對什麼挑戰,多少有心理準備。

然而他想得還是太單純了。

幾乎只算得上一塊布的「服裝」固定於脖頸和臀部,幾條不怎麼讓人放心的皮質細繩繞過挺翹豐滿的臀丘,並在中間交錯而過。

可以說得上是該遮的都遮了,不該、或者說不必遮的全都裸露的情趣裝扮。要說里斯有說舒服自然是沒有,但想到這本就是不會穿多久的東西似乎也不需要過於在意。

被迪諾露骨的眼神影響,里斯感到有些熱,絲絲熱度由脊髓傳至胯下,衣服比剛剛還更勒得人難受。

里斯輕咳了一聲,試圖藏起自己的感受:「所以現在呢?」

綠髮的同居人依然目不轉睛地盯著他,似乎是下意識地舔了舔唇瓣,腿間的隆起也沒有半點要遮掩的意思。雖然有點不好意思,但想到是自己把對方撩撥成這樣,胸口微微的自豪還是不由膨脹。

「走過來。」男人的聲音比平時要低沉些許,沙啞的音色彰顯著他此刻被撩撥的情慾。儘管要求在里斯耳中不知道要說是平淡還是怪異,他仍依言行動,最後停在另一人身前半米左右。

穿情趣裝的男人本人或許不自覺,坐在床上的人卻是看得一清二楚,口水都差沒滴到地上了。看到里斯胸口的布是如何隨著那大方的走姿而在他胸前勒緊又鬆開,不過份硬挺的質料幾乎是與男人的肌肉一同變化;形同虛設掩蓋胯下和囤布的細繩和碎布調戲班地隱約洩漏些許春光。不,不是些許,豐滿的俏臀不斷吞吐那橫跨中線的細繩絕不是他想像出的畫面。

該死。

本來要對方穿上這套衣服有一半的原因是想欣賞男人困窘的神情,順便滿足自己的性癖。

現在迪諾卻有種玩火自焚的錯覺。

創作者介紹

蟲的窩居地

魔蟲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