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分靈感來自Maroon 5(魔力紅)的歌「Sugar」

平行世界!咖啡師Jimin x 大學生Yoongi

原文:YoonMin-Sugar

=== === ===

閔玧其說不上是個特別不幸的人。

硬要說的話,大概就是有點不幸。他是那種會每天把傘帶來帶去、在某個豔陽高照的日子把傘忘記了,然後在打鐘前十分鐘看到外頭下著傾盆大雨的那種人;是會每天吃同樣的東西當午餐,某天心血來潮決定吃點不一樣的時,會發現原本想吃的餐廳當日公休,結果最後還是吃同樣的東西的人。

但他知道有可能更糟。他知道自己遠遠不是最不幸的人。這些他都知道,但是當他發現自己最常喝的咖啡──就只是很普通、很普通的美式──當天已售完還是讓他心情沉重。

那甚至不是什麼多特別的東西;不過或許是他要求太多了,或許是因為他只喜歡這一家咖啡店的美式。

或許是因為他暗自欣賞著那個總是眼底帶笑的橘髮咖啡師。

橘髮的男孩面帶抱歉,而閔玧其也真的不怪他,畢竟咖啡豆用完了並不是他的錯。

「沒關係,真的。」他說著,轉身欲走。此時他肩上卻突然多出了一隻手,而手的主人則略帶羞怯,面色微慌。

「呃。」他沒有真的看向閔玧其,但抓著他的力道卻一點也沒有放鬆,後者便耐著性子等。「我知道你每個星期三和星期五都會來,而且你每次都點同樣的東西,所以……

咖啡師的雙頰染上了淡淡的粉色,然後在前者手伸到櫃臺下拿出──閔玧其推測大概是──一杯美式咖啡時暈上更深的色澤。

兩人間落下的沉默算不上太尷尬,閔玧其抓緊機會理了理思緒。

咖啡師記得常客的喜好算不上太希罕的事。正如前者所說,他確實每週至少上門兩次,每次點的都是同樣的東西。

但從對方咬著下唇的動作和飄忽不定的眼神判斷,這並不那麼一般。而如果閔玧其說自己並未因此心臟漏跳了幾拍,那絕對是在撒謊。

「謝了。」他鎮定道,溫和地將手臂從對方手下掙開──老天,對方噘嘴的模樣肯定是他幻想出來的,但那畫面真是太可愛了──並拿出剛剛好的零錢,推到咖啡師面前。

「不客氣。」他眼前再次綻出那可愛的笑容,彎起的唇角和笑成月牙的眉眼完整了他豐滿的面頰。閔玧其過去從不認為自己會是那種因為可愛的東西而心醉的類型,不過凡事都有例外,對吧?

 

「你今天心情挺好的。」閔玧其的室友南俊陳述道,從筆電的上緣瞄到心情顯然不錯的玧其。至少,對南俊來說是明顯的。

閔玧其只是聳聳肩。他今天要上的課都上完了、卡了好幾個禮拜的歌詞也潤飾好了,上週期中考才結束,而就在剛剛他從一位可愛且貼心的咖啡師買到了他最喜歡的咖啡店中他最喜歡的咖啡。有什麼不值得開心的呢?

然而他並沒有將這些說出口,南俊也沒有扒人隱私的癖好,說完後立刻又投身回到正事上頭,埋頭苦打玧其懷疑是明天就要交出去的報告。

想到他的咖啡,閔玧其伸手去拿,將包在外面的塑膠袋脫下後小心地擺到桌子上,注意著不讓它進入南俊的攻擊範圍內。

此時他才注意到杯子上微妙的不同。

通常只寫著客人的名字和品名的地方,多了幾行字。而當閔玧其細看時,不由得笑開了嘴角。

「人生多一點甜無妨;

 

朴智旻一如以往地站在櫃臺前。

在塑膠杯上寫看起來像是用估狗搜尋出來的搭訕台詞完全是臨時起意的,而直到此時此刻他都不知道該不該後悔。

說不定玧其根本沒有注意到。並不是每個人都會去注意一次性用品上面寫了什麼。或者他看到了但完全無視,這個可能性令朴智旻內心一沉,不願再想下去。

朴智旻知道自己長得還算不錯,但那並不等於他就會自動成為別人喜歡的類型。這種事是未知數,而這樣的未知正折磨著他。說不定他根本就誤解了停留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和微笑。

今天是星期三,這表示玧其應該應該會來,表示智旻會知道自己可笑的搭訕的結果。

手指緊張地梳過瀏海,他屏息等待,等著不知會不會走進來的那抹薄荷綠。

到了四點半──比閔玧其一般過來的時間晚了半小時──他看到了他,令朴智旻放心的是對方走來的腳步平穩,看到他站在櫃臺一點也沒影響對方。放心?還是失望?至此朴智旻連自己到底覺得如何都無法確定了。

「嗨!」他試著表示正常,或至少比較正常,不過男人似乎沒有注意到。他可能沒看到訊息吧。

閔玧其點點頭,但在朴智旻詢問他是不是要喝和平常一樣的,男人的腳動了動,吸引了橘髮咖啡師的注意。

他舔了舔唇,在朴智旻眼中顯得有些可愛,接著彎身,臉距離突然僵住的朴智旻只有幾毫米。

「我想我今天可以來點糖,甜心。」

=== === ===

其實那個有點不幸的人就是我自己,對不起TT

創作者介紹

蟲的窩居地

魔蟲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