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真人真事改編

=== === ===

席蘿是在二零一五年的初春找到第二份工作的。

不過如果非得說明的話,她會解釋,是公司透過人力銀行找到她的。

在結束了為時半年的餐飲業工作後,席蘿其實並不是那麼積極地在找新工作。然而背後總有一股壓力推著她,讓她更新履歷、讓她到各式不同的人力銀行網站上找不同的職缺。

新老闆是個面向和善的人,同時也向席蘿說明大致的工作內容,和公司的運作方式。簡單的幾個問題後,她應徵上了,第二天就要直接上工。

 

工作了三個月,席蘿相當適應現在的生活。

沒有什麼工作經驗的她,無從比較現在的這份到底是好還是不好,但她也知道薪水算不上高,員工福利也不是特別好。公司裡的前輩人倒是都算不錯,至少她們願意教,至於教導新人時的態度則是另一回事了。

芊玲是和她同期進公司的人,為人大方不做作,兩個人在進公司一個月後成為了朋友,如今她們經常一起吃午餐,也幾乎什麼都會聊。

「我在這裡待得很不開心。」芊玲很老實地告訴席蘿。「所以我要提離職。」

其實席蘿也不是那麼驚訝。待了不過三個月,她已經看到至少三個人離職,雖然沒什麼前例可以比較,但以常理推斷應該也算是高流動率。

「相信你會找到更好的。」席蘿笑了笑,是真心這麼認為的。芊玲很有自己的想法,也知道自己想要什麼,儘管在部分人的眼裡,「不開心」或許是聽來很任性的原因,但一起做了三個月,席蘿知道並不只是不開心這麼簡單。

 

在芊玲告訴她要提離職的那晚下班前,「會長」來了。

雖然席蘿不是百分之百清楚公司內部的狀況,但她聽說過其實公司的上頭還有個協會,是專門做善事的。協會之後分出了好幾個公司,而公司所賺的錢都是拿來支持協會的,她所在的只是其中一間。這種事如今相當普遍,慈善協會要單靠捐款存活實在太過困難,而且知道公司賺的錢是拿來作善事的倒也讓人覺得心理舒坦。

而「會長」,自然就是慈善協會的會長。

「席蘿,工作還習慣嗎?」會長就像許多她見過的大叔,曬得略帶古銅色的肌膚和散落於面頰上的黑斑是他曾在外頭辛勤工作的證明,微凸的腰腹和皺紋象徵著他的年事不低。

「還習慣。」席蘿不擅長社交,就算面對友善的提問,也只能做出簡單的回答。會長倒也沒多說什麼,給了幾句鼓勵性的話後便離開了。

「席蘿,走吧,下班了。」芊玲在她座位旁出現,已經微笑著拎起自己的包。

 

芊玲在走了,那之後又來來去去了好幾位同事,隨著季節的交替不斷變換。

會長偶爾會出現,通常是下班後,進來辦公室給公司的同仁說些勉勵的話。席蘿仍然和芊玲保持著聯繫,也會和其他已經離職的同事出去吃飯。她們仍會聊公司的事,譬如目前的工作狀況、前輩待人處事的方式,和一群她們冠以「姨」的主管。

「那些姨好像都住在一起。」芊玲兩指捏著吸管,攪動著杯中的茶水,前一秒層層分明的飲料成了淺棕色的奶味液體。

「嗯,聽說是因為協會全部聚在一起,好像還被她們叫做『單身女子宿舍』。」席蘿笑笑地說,這些小道聽來的消息她向來只當茶餘飯後的話題,對於自己的主管,私下也就只能抱怨抱怨、八卦八卦一下而已。那群主管們都住在公司旁邊的透天厝裡頭並不是什麼秘密,基本上只要在公司待得稍微久一點就會知道這件事。

「不過會長也是和她們住一起?」

芊玲的問題讓席蘿一愣,倒是沒想到這件事。然而仔細一想,似乎曾看到會長走進那棟公司旁邊的房子,那應該是一起住?前者露出了有些古怪的表情。

「總覺得好像有點奇怪。」

席蘿想了想,也只能點頭同意。那是一種她無法明說的感覺,或許因為她們都是她的主管吧?

 

「是說,有人知道會長的名字嗎?」

那是一次聚會,除了芊玲和席蘿,還來了幾位也曾在那間公司工作的前同事們。

「好像沒有聽過。」歐陽搖頭,表示不知道。另一人,鳶鷲拿出手機查了一下,片刻後發出了驚奇的聲音。

「欸欸,你們看,協會的名字是登記在其中一個姨耶。」其他幾人擠過去看了看,訝異地發現確實是這樣。而那位姨當然不是會長。

「席蘿,你不是還在公司?可以偷看一下公司的走廊,我記得有幾張協會的照片之類的,看一下應該有會長的名字。」鳶鷲用手肘頂了頂身旁的席蘿,後者噗地笑了,搖了搖頭話題便又轉到了其他地方。

不過……會長的名字,好像真的沒聽人提起過。不管是前輩們還是姨字輩們,都是連姓氏都不帶地稱呼他為「會長」。

 

那之後的幾天,席蘿不期然地瞄到了公司走廊的牆面,眼中落入了協會作善事的照片,不由想到了那天的對話。

正好席蘿都會提早到公司,好奇心驅使下便花了點時間,將走廊從頭到尾都好好看了個遍。

這時她發現了更令她驚愕的事。

公司確實掛了好些協會的照片和圖片,裡頭除了協會的名字,也寫明了協會的地址和電話和一些教人為善的標語。

但她卻遍尋不著會長的名字。甚至,連會長的照片也一張都沒有。

 

正好是一年後的初春,席蘿離開了那間公司。

而會長最後一次出現在她面前。

「席蘿,有其他打算啦?」會長笑笑地對她說,而席蘿也不知道這種場合下,該回什麼好,只能微笑著說是。

「那就希望你能在其他地方好好發展了。」

對話很快地結束了,而完成了離職手續的席蘿,將放在公司的東西裝進了自己的背包裡後,最後一次從自己的位置上起身,準備離開這個待了一年的地方。

離去前,她經過了前輩的桌子,前輩微微笑著和她道再見,而這時席蘿不知哪來的勇氣,開口問了那個一直有些困擾她的問題。

「前輩,你知道會長的名字嗎?」

前輩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會長?什麼會長啊?」

席蘿內心噔了一下,又試問了一次。

「就是協會的會長啊。剛剛下來跟我說話的……

前輩臉上的表情更加奇怪了,像是席蘿頭上多長了顆頭似的。

「剛剛有人和你說話嗎?」

「呃……算了,當我沒說。」

 

席蘿將東西裝進了機車的座椅下,又回頭看了一眼公司。

那一剎那,她的雙眼瞪大,雙腿不自覺地發抖。

在騎樓下,有個人微笑著在看她。

她旋身,像是沒看到他般快速地坐上機車,連安全帽都慌得不敢先戴就急著將車發動。

鑰匙試了好幾次才好不容易插進了小小的鑰匙孔中。

她不敢回頭,那人不變的微笑卻像是烙在腦海中,出現在眼前。

 

席蘿再也沒有回到那裡,連經過那一帶也一次都沒有。

而當她再次問自己的前同事們關於會長的事,大家的反應卻都像前輩那般,紛紛詢問誰是會長,是不是只有席蘿有看過?

她不死心,自己上網查了一下午。

協會確實存在,那些公司也確實存在。就連當時透過人力銀行找上自己的那封信,也好好地躺在電子信箱裡。

唯獨「會長」,像是從來不曾存在般,找不到一絲訊息。

創作者介紹

蟲的窩居地

魔蟲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