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編自真人真事

=== === ===

過年期間的人潮總是特別恐怖,超越人擠人的境界,在席蘿的心目中比較像是往沙丁魚罐頭中再塞一盒沙丁魚那麼擁擠。

黑色、咖啡色、黃色和白色,各色的人們在車廂裡頭交錯著,身上的衣物更是五顏六色,搭配鞋子和各式配件更令人眼花撩亂。

席蘿低著頭,擠得連手機都很難掏,只能從經過的捷運站數猜測時間留逝了多少。

下一站就到了……

肩膀上不輕不重的兩下輕點,使她回頭看向自己身旁的一位女士。

「不好意思。」女人一口重口音的中文,漂亮的頭巾覆蓋了臉之外大部分的地方。「請問你知道動物園怎麼走嗎?」

席蘿看了一眼頭上的捷運圖,儘管只有過年的時候會回台北的老家,也知道要去木柵的話應該是咖啡線。然而此時此刻,他們行進的路線似乎是離那一線愈來愈遠。

「要去動物園的話,應該是要搭咖啡色的線。」看著上頭寫的「文湖」二字,席蘿又不是那麼肯定。以前是叫木柵線嗎?還是其實她記錯了,一直都叫文湖?

捷運緩緩地停了下來,車廂的門和捷運站的門雙雙打開了,外頭的人邁開步伐,開始往裡頭擠。

「喔?那繼續搭就可以了嗎?」對方同樣看著上頭的圖,可能因為是外國人的身份,比席蘿看得更不明白。

「呃,應該?」一時間有些慌亂的席蘿模糊地這樣回答著下了車,車門在她身後關上,將那位外國女士連同其他乘客帶往下一站。

心裡有些在意的席蘿視線落在捷運站中的捷運圖上,沒有了外物干擾後輕易地就釐清了路線的問題,同時也發現自己剛剛的指點完全讓對方搭往反方向了。

「啊……應該搭得回去吧。」她知道有些本國人看到外國人是避而遠之的,不過如果那位女士主動提問的話,應該會為她指點迷津吧?

不過……席蘿看了看手機,時間顯示再五分鐘就要五點了。

這時間去動物園,應該也沒辦法進去參觀吧?

 

吃完了晚餐後,席蘿與老家的人道別,啟程前往火車站。

捷運上不管什麼時候捷運上幾乎都是有人的,不過從她所在的地方到台北車站也不過兩站而已,席蘿並不介意稍微站一下。

比起稍早時好一點的人量讓席蘿至少有點手臂空間,可以拿出手機看一看,打發一下時間。她習慣早點出發,才不需要趕著上火車,眼下距離火車進站還有大約一個小時。

行進的時間說短不短,說長卻也絕對不長。眼看著即將到達下一站,席蘿也將手機收進了口袋裡,等著到站,身邊卻突然有人拍了拍她的肩膀。

「不好意思。」女性偏高的聲音從頭巾下傳出。「請問你知道動物園怎麼走嗎?」

席蘿記得那應該是一名外國女性。

有著很深的輪廓,偏深的膚色。

現在她卻看不清對方的臉孔。

 

席蘿對後續的發展沒有記憶,也不記得自己是不是說了什麼。

唯一留下的印象是女性在木柵站朝她鞠躬道謝,而她好像有僵硬地揮了揮手道別。

色彩斑斕的頭巾成了記憶中最鮮明的部分。

 

那之後的某一天,新聞報出了在木柵站的附近,找到一名異國女性的屍首。

據說是因為屍體發出的惡臭,才讓附近的人注意到了,而根據鑑識官的判斷,她已死多日,直到那天才被發現堪稱不可思議。

據說她隻身一人來到異國,卻在雇主的手下遭到虐待,因過勞及長期的毆打致死。

據說她頭上有著一個很漂亮的頭巾。

創作者介紹

蟲的窩居地

魔蟲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cio
  • !!!!!
    這篇的意境和劇情結構鋪成超棒的啊!!!
    雖然是原創卻有不輸同人的魅力!!⊙▽⊙!
    希望有下篇或下一個系列(>﹏<)♡
  • 謝謝呀!ˊˇˋ
    不過大概不會有後續,因為完全就是突發奇想ww
    至於系列的話倒是有在考慮,不過要等靈感來敲門ww

    魔蟲君 於 2017/03/02 19:1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