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這是之前的聖誕節賀文,但原本是英文的(爆

最近腦洞太多,要找時間翻譯自己的東西也覺得懶咿咿咿(滾

總之,非PARO向,應該算是雞米中心(可能有點糖雞?),我只是個很想寵雞米的阿米(O

=== === ===

「雞米尼咿咿咿咿咿咿──」

「嗚!」

早上還沒起床第一件事就被攻擊並不在朴智旻的清單上。

他甚至不需要睜開雙眼,就知道正在死命擠得他沒命的是誰。

「泰泰,現在太早了。」他呻吟。

「胡說!」智旻看不到,但他還蠻確定對方震驚的語氣並非出自於他自身的想像。「耶誕抱抱永遠不嫌早!」

好吧,他好像不能說不,是吧?

朴智旻以一個大概是歡迎對方撲進自己懷中的姿勢張開雙手,才緩緩睜眼,視線立刻被一抹深棕佔據。泰亨將自己恰好地塞進較小的男人的懷中,在兩人完美地卡在一起時滿足地嘆了口氣。

在團中他們是最愛抱抱的兩人,因此兩人經常不論原因都抱在一塊。尤其在天冷時,需要溫暖這個理由更是經常遭到濫用,不過他們都不在意。擁抱的感覺很好、很暖,並會令雙方都相當滿足。

拉起被子,泰亨將頭鑽進朋友的肩頸之間,在對方發出一聲驚叫時笑了笑。

「晚安,雞米尼。」

智旻嘻嘻笑了幾聲。「我以為你是來把我叫醒的?」

泰亨哼哼了幾聲,兩人四腳在棉被下交纏。「等我抱夠了再說。」

朴智旻笑著將金泰亨抱得更近了些。

這他可以接受。

 

在好好抱了一番後,95賴的兩人從臥室中出來了,並和他們的團圓打招呼。

金泰亨整個人像在發光,笑得像是得到金唱片大賞之類的。智旻坐到了號錫和柾國之間,早餐在他之前已經就位了。

「謝謝哥。」智旻感激地看向碩珍,他們之中最長的。大吃了一口,他的感官立刻被美味的聖誕節早餐淹沒了。雖然認真來說就只是巧克力薄煎餅配上綠色和紅色的糖漿,但有誰不愛薄煎餅呢?而且是巧克力口味的。

大部分的人都已經吃完了,將盤子上的東西吃乾淨後放到了洗碗槽中,玧其和南俊前往工作室,柾國則去練習室,留下智旻、泰亨、號錫和碩珍在餐桌。

吞下最後一口,朴智旻正思考著他該休息一下還是跟上柾國的步伐──聖誕節並不代表他們可以耍廢,他們只是很幸運今天沒有任何行程罷了──時就被號錫從後面抱住了。

「厚比哥?」他愉快地問道,而號錫則往他旁邊湊,將兩人的臉頰擠在一起,像是要合二為一。

「耶誕抱抱!」他大聲宣布,超大分貝令智旻不由得縮了一下。

「你也要?我以為只是泰。」朴智旻意不在抱怨就是了,多數時候能和他的朋友們蹭在一起他也是相當樂意的,因此調整了姿勢讓兩人可以抱得更舒服。

從眼角餘光,他看到了碩珍微笑著看他們,前者則弄開了一隻手朝對方做出抓握的動作。

「珍哥。」他的聲音中摻了連他自己都抑不住的奶音,而智旻敢肯定他的臉此刻是一色的困窘,號錫在旁嚷著弟弟好可愛,而被他喚著的男人則搖搖頭,邁步繞過桌子坐到智旻的另一邊。

即便有號錫幾乎整個人綴在他身上,智旻還是感覺到了碩珍將他的手環過腰,有力卻溫柔,臉頰貼上了他那一側的頰,令他動彈不得。

就在此時,他注意到了桌面下的動靜,下一刻泰亨冒出了頭,扭動著讓智旻讓出些位置,他則把自己八爪章魚似的趴到對方身上。

號錫發出了一聲不滿意的抱怨,掌巴上了泰亨的額頭,令他的弟弟發出了一聲哀嚎。

「去去!你已經得到你的耶誕抱抱了!」

「我要更多!」

「晚點再來!」

泰亨嘟起嘴。「但抱抱堆看起來很可愛。智旻看起來很可愛。」

「他一直都很可愛。」

「大夥,我就在這裡。」

沒有人理會智旻,後者被強迫聽他的室友們粉他,碩珍則適時地插入自己的評論。

而這就是蕃茄智旻的誕生。

 

心隨著強而有力的重低音音樂而跳,智旻滑到了地板上,汗濕的他喘著氣抓過一瓶水,一口氣就吞下了半瓶,早些時候的不好意思像是遙遠的記憶,儘管他很懷疑自己會真的能忘記任何一點。

朴智旻喜歡被讚美早已不是秘密,尤其他的團圓早已把他摸透。但他沒想過自己今早會被稱讚給淹沒,不過話說回來,他或許也不該驚訝,畢竟今天是聖誕節,而泰亨和號錫就是,就是泰亨和號錫。

一個比他大上好些的身軀在他身旁落下,南俊在他的關節移位時呻吟著,汗流得比智旻還要誇張,上衣全部都濕透了。

剛來時他很驚訝看到這哥和柾國在練習室中,前者聲稱他還有一些動作想練習,而智旻則確信自己稍早時有看到南俊和玧其進到工作室。

不過他當時也忙著在吃聖誕節薄煎餅,因此他不作多想。

他們花了好幾個小時,智旻不斷重複著舞蹈直到滿意為止,柾國一如往常地在旁教導南俊跳舞,矮上一點的男人則不時地從旁協助。

將頭靠上隊長的肩膀,智旻看到柾國大字型地躺在地板上乘涼,胸膛的起伏與音樂同步。

「聖誕節快樂,哥。」南俊意義不明地哼了聲權作回應,長長的手臂悄悄環過智旻較小的身軀,而聽起來疑似「耶誕抱抱」的話語如呼氣般出自他口中。

「哥欸噁。」朴智旻笑出聲,儘管他也什麼立場抱怨,因為他也同樣濕透了,然後他伸出了手,短短的手指抓住了較年長的團圓的上臂。

他不知道這突然地對耶誕抱抱的狂熱是從何而來,像真有這麼一個傳統似的,不過他是不會放過可以和自己的朋友們抱抱的機會的。

那就是為什麼,當柾國爬過來將自己全身的重量壓到智旻的腿上時,後者僅僅是將腿再張開些許好容得下他們的忙內。

 

顯然柾國有答應碩珍他們不會在練習室待太久,因此中午三人便回到了宿舍,肚子被好吃的泡菜鍋和海苔飯捲添飽。

懶懶地躺在沙發上,朴智旻不小心打起了瞌睡,在聽到門關上的聲音時才稍微清醒些,接著聽到了光腳踏在地面上的啪搭啪搭。

保持原姿勢,朴智旻聽著那人在客廳門口停下──大概是看到他懶散的樣子了──之後才走過來,沙發隨著他的團員坐下而凹陷。

接著,最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纖細而柔軟的雙臂將智旻困在沙發上,而那人也隨之躺下,前者聞到了屬於對方洗髮乳的薄荷和柑橘香,嘴唇靠著對方的頭頂漾開笑容,手臂亦環上對方的腰。

他怎麼可能拒絕玧其的擁抱和依偎呢?

「什麼也不准說。」他聽到身上的哥喃喃道,羞赧悄悄在他的語句中找到了位置。

而智旻只是低低地哼起歌,唱得兩人漸入夢鄉。

 

「老天,他們兩個在一起好可愛!」

「你拍到照了嗎?」

「我也要單獨的抱抱……

「拗喔喔,不要賭氣嘛,忙內。」

「我們應該每年都這樣。」

「我要第一個抱抱的權利!」

「不公平!」

創作者介紹

蟲的窩居地

魔蟲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我的本命是玧其
  • 咱家玧其軟起來真的好軟💓
    好喜歡😆
    難得的依偎小雞啊~
    我們小雞終於得到大家的疼愛了🎉🎉耶~撒花
    不對!我們小雞本來就那麼惹人愛了是不是😍
    糖表示:過來!過來!我不喜歡別人抱你,然後蹭衣服
  • 多謝多謝ˊˇˋ
    最喜歡大家疼愛雞米的時候了///v///
    萌得我(鼻血

    魔蟲君 於 2017/02/16 20:4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