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久沒有寫長篇的了.....希望這不是一個作死的決定(哭

我覺得我不PO出來它說不定又會石沈大海,所以PO出來了(雖然PO出來也還是可能無疾而終(X

然而我還是不太會取篇名哈哈哈哈(炸

這篇應該不會太長,只是比我最近幾年寫的要長(大概

請溫柔地對待我(逃

#BTS #忙內賴 #我不太清楚這個CP中文要打什麼標籤 #架空 #hybrid就打混血可以吧 

=== === ===

「好,結束!柾國表現得很好。」

田柾國睜開眼睛,對著錄音隔間外的製作人道謝。

拿下耳機,走出隔間後他才看到電腦上顯示的時間已經接近半夜,距離他們開始錄音已經過了五個小時。

將自己不多的家當收了一下,柾國再次向製作人道謝,走出了錄音室。

現在的他早已過了經紀人會隨時候在門外的時期,以韓國藝人來說出道時間也不算短的他如今也成年了,從公司回到住家這種事自己完成也沒問題。

再怎麼說,經紀人也不是他的保母。

當然,這也是因為他現在的住處離公司並不算遠,只要走一小段就可以了,而公司的所在地也是屬於首爾治安比較好的地方。

還未出道前的那段日子,以及出道後的兩三年,他有百分之九十的時間都是在公司,不是在錄歌、練舞,就是在睡覺吃飯,他只差沒住在公司裡了,最後還是他的經紀人,方時赫,受不了他的這種行為強迫他回家睡覺並盡可能調整他的行程,這樣的狀況才有所改善。

不過讓他真正願意每天回家的,還是在一年前為他生活帶來改變的某人。

「我回來了。」

正如他所想的,並沒有回應,隨之產生的罪惡感令柾國咬住下唇,放輕腳步往他知道對方會在的地方前進──客廳。

燈仍然開著,柾國也能聽到電視的聲音。轉過彎,果不其然地看到了現在和自己同住的狐狸混血抱著一顆枕頭在沙發上睡著了。

在收養泰亨之前,柾國從不知道自己的心原來也有這麼柔軟的一塊。如今他卻自然地抱起了這個輕得讓他有些擔心的傢伙,輕手輕腳地將人抱到了臥房並放到床上蓋好被子。

然而在他轉身離開時,身後衣襬卻被拉住了。

「柾國,睡覺。」身後的狐狸睜著一雙迷茫的眼,咬字不清地咕噥道。

這就是田柾國每天回家的原因。

 

一年前的某一天,他的經紀人向他提出了收養動物混血的建議。

「我嗎?」柾國不是不知道那是什麼。不知道心存什麼念頭的科學家所研發的創新技術,將動物與人類的基因做混合,製造出了「動物混血」這樣一個新物種。因為被當作寵物,因此有的人把他們當貓狗般收養,但也有人為了滿足自己變態的慾望,將他們當作洩慾的對象,不時就會看到人們因此上社會頭條。

過去也不是沒有人獸交的事情發生,不同的是動物混血多數仍保有屬於人類的聰穎與說話能力,很快地他們懂得為自己辯護、為自己發聲,主張他們不該因為和「一般人類」不同而受到這種差別待遇。

在多年的努力後,現今的動物混血卡在一個尷尬的檻上。確實有不少人認為他們應該獲得和一般人一樣的權利,也不再以「寵物」的眼光來看待他們,也有人願意聘用他們。但這之外,仍有為數不少的人──尤以從中獲利的人為大多數──認為既然不全然是人,那就不該把他們當作人看待,況且一開始製造他們就是別有目的,現在又何必多此一舉?

現在收養動物混血,所要負的責任介於認養寵物和領養小孩之間,被不同的人帶回家的動物混血受到的待遇相差不少,部分也是由於法律不全,不過柾國對這就不是很瞭解了。

他的經紀人解釋,現在有不少藝人都有在養動物混血,有的最後成為合作伙伴或朋友,但也有的是類似寵物養著,對像他這樣的歌手來說是非常剛好的,可以當作伴侶,但又不會讓媒體大做文章。

老實說柾國不是很喜歡這種作法,但他也懂的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便順著經紀人的意思,去動物混血收容所晃了一圈。

也就是在那裡,他遇到了泰亨。

泰亨算是比較幸運的,「生」出來後就直接到了收容所到成年,在被柾國收養前也沒有被其他人收養過,因此沒有某些動物混血的可怕經歷。

有些收容所會顧及動物混血的意願,若他們不願意,就算人們再固執也是帶不走他們的,而柾國去的就是這麼一間。泰亨之所以一直沒有被收養不是沒有人看上他,而是他本人不願意被他們任何一人收養。他很好相處,也很容易吸引他人的目光,但泰亨原本所在的收容所有對他們進行這方面的教育,讓他們自己判斷要不要相信口中說著會好好對待他們的人。

柾國還記得,自己那時彆扭地坐在其中一張椅子上時,是泰亨主動接近他的。

「你叫什麼名字?」

柾國曾經不知道從哪裡讀到過,過去混血都必須戴上頸圈,上頭除了寫混血的名字、出生年月日外,也會寫他的主人是誰。當他看著泰亨的脖子時,他只看到了一條簡單的項鍊,祖母綠的礦石完美地襯著他靛色的短髮。

「田柾國。」

泰亨似乎不懂得保持與人的距離,兩人的臉相距不到三十公分,近得讓柾國有些不舒服。

「我是泰亨。」他揚起了笑容,獨特的矩形笑容立刻抓住了柾國的注意。「你有養過寵物嗎?」

這和柾國想的不太一樣。他的經紀人和網路上的資料都告訴他,一般是人類問問題,混血來回答。然而當柾國看到自己回答養過狗時,泰亨面上更加燦爛的笑容,他發覺自己並不在意這點細節。

「他叫什麼名字?」

柾國不由得面上發熱。「果果。」

看泰亨的表情,柾國忍不住轉過頭,有些不好意思。名字不是他取的,但他無法否認自己小時候叫果果的名字時是叫得相當熱情的。

「好。」泰亨自顧自地點點頭,親切地和柾國碰肩。「我喜歡你。」

而柾國就是這樣得到了泰亨的認可,不管何時回想都讓他覺得不可思議。

衣服被拉扯的感覺讓柾國回到當下,看到泰亨仍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望著他,本就拿他沒輒的柾國只能投降,不過在躺床之前,他還得做一件事。

「泰亨,至少先讓我洗澡吧?」

創作者介紹

蟲的窩居地

魔蟲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