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梗:這裡

原繪師:這位!大家快去告白!

感謝柴犬P叔叔(?)借我圖寫寫>////<防彈最高

=== === ===

從睡夢中驚醒的朴智旻,手伸向手機時眼睛幾乎睜不開。

呆呆地盯著螢幕看,上頭寫著小小的三點四十五分。他不記得自己有設這個時間的鬧鐘。

然後他意識到是有人打給他。金泰亨。

「喂。」他沒有刻意隱藏自己剛睡醒的事實。也沒有從床上坐起來。

『雞米尼……

雞米緩緩地坐了起來。「怎麼了?」他洗澡前換下來的衣服應該還在床邊。

『你可以過來嗎?』

一般沒有任何解釋就要求他住某件事的話,智旻是不會隨便答應的。

但金泰亨不是隨便的誰。

「老地方?」

『嗯。』

 

這個時間速食店沒什麼客人,隨處找了個位置停車後,智旻下了車。半夜的冷風吹得他將裹在身上的衣服又拉了拉,頭也往圍巾裡頭縮。

下過雪的路面並不好走,因此朴智旻沒有特別加快腳步,電動玻璃門在他靠近後小聲地往兩旁滑開。

「歡迎光臨。」這個時間的店員感覺也懶懶的,看朴智旻不像來搶劫的,就一點防備心也沒有。

「我要兩杯大杯的熱可可。內用。」他揚起了他最好看的笑容,被號錫哥說是殺人武器的那一個。

店員看起來有些呆滯。「喔……好。」看著他頰邊淡淡的粉紅,智旻繼續笑著付了飲料的錢。

從看起來有些緊張的店員手上拿過飲料後,朴智旻毫不猶豫地往二樓走,毫不意外地在最角落、靠近窗邊的位置看到泰亨。

他看起來糟透了。從這個距離慢慢走近,朴智旻就能看到他眼下的淚痕、紅通通的鼻子和腫起來的眼皮。

無聲地坐到旁邊的位置,智旻將其中一杯熱可可放到泰亨面前,另一杯自己拿起來喝。

幾秒後,他感覺到旁邊的人把頭靠上他的肩膀。

「他跟我分手了。」

泰亨的語調還算平靜,在智旻到以前,顯然已經哭了不少。

朴智旻點頭,發出哼聲表示自己在聽。

他不想說自己早知道會如此,但當泰亨把男友介紹給他認識時,智旻就有不好的預感。泰亨喜歡上的類型都有個通病:他們看起來和他很合,至少前幾個月。然而他們和泰亨不同的是,泰亨經常被人認為是個輕浮的人,實際上喜歡上一個人時,他會付出他的全部。但那些人看上泰亨往往是因為他看起來是「能玩」的類型,於是最終結果總是相同。

熱戀、倦怠、吵架、分手。

智旻從未對泰亨說,但他覺得他的前男友們全都是垃圾。

「為什麼我總是愛上垃圾呢。」泰亨小聲地抱怨,鼻子抽了幾下。智旻的腰上多了兩隻手,椅子在地板上拖出了嘎嘎嘎的聲響。

「是他們不懂你的好。」智旻是真心這麼認為的。他從未碰過比泰亨更有趣、更可愛、更體貼的人。雖然他的欠打和搞怪也與此成正比,但對智旻來說,這些也是泰亨的優點。

他的一隻手落到了泰亨的頭上,習慣性地撫摸著,是泰亨喜歡的摸法。

「還是你最好。」

「當然。」

 

泰亨和智旻從兩人都包尿布時就認識。

同年生的兩人就像兩片拼圖般相合,泰亨比幼稚園老師快知道智旻什麼時候肚子餓了,智旻比泰亨的媽媽還快發現泰亨需要換尿布。

泰亨曾經想過他們會不會其實是失散多年的兄弟,不過他的爸媽都非常肯定地告訴泰亨,他們並沒有失散的親戚,所以他只能遺憾地排除這種可能性。

他們上同樣的幼稚園、同樣的小學,到了國中也是同一個,甚至高中都是隔壁班。

泰亨認為這是緣分。智旻說這只是因為他們在同一個社區。

儘管兩人根本就是穿同一條褲子長大的──不過泰亨比較喜歡穿智旻的上衣,智旻的褲子還是智旻穿起來比較好看──,到了大學他們卻不得不分開。即便泰亨喜歡說他們是靈魂伴侶(因為他們的確是),也沒有必要非得什麼都一起。泰亨想走幼保,智旻則想追逐他的跳舞夢。

這沒什麼關係,他們還是會不定時地見面,吃吃飯聊天,分開再久都像昨天才見過面一樣。

他們偶爾會相約在兩間大學中間的一間速食店碰面,可能會吃飯,也可能只是會合點,而不知何時這裡變成了他們失戀時的去處。

就像今天。

老實說,光是坐在智旻旁邊,就讓泰亨覺得心裡的痛少了一些。或許是出於習慣,或許是泰亨其實並沒有想像中那麼喜歡前男友。或許自己來這裡,也只是出於習慣。

習慣智旻肩膀的感覺,習慣對方摸自己頭的力道,習慣對方不管什麼時間在哪裡都會為他盡心盡力。

或許他是被朴智旻給寵壞了。

一路想下去,泰亨忍不住脫口道:「智旻,你有沒有想過我們在一起?」

金泰亨也不知道自己預期的是什麼樣的答覆。但從他自己瞬間停擺的腦袋來說,他預想的不是智旻非常平靜地回答:「想過。」

「真的?」他壓不住口吻中的驚詫,而外人常說他是他們兩人間比較怪的那個。

朴智旻似乎是想聳肩,但記起還在自己一邊肩上的泰亨便作罷。

「你記得之前玧其哥說過我們很像情侶嗎?」

聽到智旻這麼說,泰亨想了想。又想了想。再想了想。

「你是說……我們高一的時候?」智旻從那時候就已經想過這種可能性了嗎?

「我那時候就已經知道自己喜歡男生了。」智旻說的泰亨也知道,因此點點頭。「每天都跟你待在一起,又被玧其哥那樣說,忍不住就開始想了。」

「然後?」泰亨屏住了氣,想聽智旻的回答,不料對方卻轉頭,平時總揚著好看笑容的唇角此時呈現水平,那不是最適合智旻的模樣,但此刻的泰亨有更大的煩惱。

「你覺得呢?」

他覺得如何?

把智旻,他最好的朋友、他的靈魂伴侶、他的竹馬,想像成他的男朋友?

泰亨想了一下……發覺並不困難。

牽手他們平常就會牽了;抱抱和撒嬌也是他們日常的一部份,也是玧其哥會說他們像情侶的原因;如果算上意外的話,也接吻過,至於再往後……泰亨小幅度地移動了身體,不想讓自己身上燒起的熱度一下便傳到對方身上。光是想像他、智旻和一張床(或是沒有床,他腦中有個惱人的聲音悄悄道)就令泰亨口乾舌燥,而一旦產生畫面,就無法不繼續想下去了。

而他明明什麼也沒說,朴智旻卻像是知道他在想什麼似的,淺淺地揚起微笑。

「泰亨啊。」放在泰亨頭頂上的手揉了揉,抓了抓。「不用想太多。你覺得怎麼樣最舒服,就怎麼做吧。」

聽到智旻的問題,答案幾乎是立刻就浮現在泰亨的腦海中。

「我想試試看。跟你。我是說,交往。」莫名地舌頭打結讓泰亨有些困窘,幸好智旻一點也不介意,從泰亨的角度,還能看到他眼中映出的光芒。就像窗外逐步點亮天空的曙光。

「好啊。那就試試吧。」

創作者介紹

蟲的窩居地

魔蟲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