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編自真人真事★

=== === ===

『哈哈哈⋯⋯

 

聽到小孩的笑聲,席蘿頭都不轉,手指在鍵盤上飛舞著,雙眼直盯著電腦螢幕,一心只想把手上的東西弄完好回家。

加班是常有的事,這是她報到後一個禮拜便深深體認到的事實。儘管主管沒有特別開口,卻沒有人準時下班,總是把今天預計完成的事做得差不多了,才收拾東西打道回府。

席蘿已經不只一次聽到關於無法準時下班的玩笑了。

而雖然她只是新人,理論上其他人交辦她的工作不至於太多或太複雜,但對於並不熟悉業務的席蘿來說,光是手上這些事就夠她忙到每天加班。

等到終於做到一個段落時,距離正常下班時間已經過了兩個小時,其他同事早已離開辦公室,剩她一個人和她頭上的日光燈。

此時她又聽見了笑聲。

『哈哈哈哈⋯⋯

公司的主管群共同領養了好幾個小孩的事,席蘿是聽公司的前輩說的,然而究竟有幾男幾女她不記得,也有可能是前輩沒有提。因此上班時聽到樓上有小孩咚咚咚的腳步聲或嬉笑打鬧的聲音並不稀罕。

有時主管們也會帶小孩到辦公室打招呼,可惜席蘿不是一個特別喜歡或擅長跟小孩子互動的人,相較於其他同事碰到小孩就快融化的模樣,她就是笑笑地跟他們打個招呼便罷。

想著這些的同時她已經打完明天的交辦單了,將東西收拾了一下便關燈離開。

到一樓換穿室外鞋時,大門正好打開,其中一位主管牽著其中一個孩子走進來。

「席蘿,你加班到現在啊?」

「對啊。」她一邊說著,一邊穿上鞋子。這時主管低下頭,問小孩說要跟姊姊說什麼。

「姊姊掰掰!」

「掰掰。」席蘿微笑著向他揮揮手,從大門離開了。

直到騎上機車,在回家的路上時,她才想到:如果剛剛他們還在吃飯,那她聽到的笑聲又是哪一個小孩呢?

 

和同事們聊公司的八卦或抱怨前輩有多機車,是她們這群小輩們的家常便飯,而且因為平常見面的時間就是上班時間,她們聊這些時通常是中午吃飯的時候。

公司的怪事也是她們閒聊的話題之一。

「不知道那些小孩長大後會不會接手公司?」其中一位同事道,吃完的麵碗中只剩湯和零星的蔥。

「不曉得。」席蘿聳肩,「應該不會吧,這樣不就完全沒有給他們機會選嗎?」

「話說他們這個月是不是又領養新的小孩啦?」剛來兩個月的美編一提,席蘿和她的同事馬上思索起到底有幾個小孩。

「有一個比較大的男生嘛,還有兩個妹妹。」席蘿的同事一邊說一邊掰著手指。

「還有一個嬰兒對吧?」席蘿說。「一個小男生。」

「但好像有個妹妹是新來的,之前沒看過。」美編說著,口頭描繪出那個妹妹的輪廓。「很可愛,有點虎牙,而且很會笑。」

席蘿想了一下。

「好像有看過?」她不是非常確定,畢竟公司裡經常有人來來去去,不過或許前幾天聽到的笑聲就是那個妹妹的?可能她跟其他人不是那麼熟,所以沒有一起過去吃飯吧?

 

在那次閒聊過後的幾天,席蘿觀察到一個有些奇妙的現象。

一開始她以為是自己的錯覺,直到她的同事也提到相同的事情,她才知道這是真的在發生的。

在她們公司的一樓有一個鞋櫃,裡頭除了公司裡的人的鞋子,也有住公司樓上的住戶的。

有些人會把鞋跟朝外,有些則朝內,或許是迷信,也可能只是家裡的習慣。席蘿自己是習慣把鞋跟朝外,然而最近幾天她總是發現自己的鞋子鞋跟被朝內擺,甚至被換了一個位置。

「說不定是有人整理鞋櫃?」美編提出這樣的可能性,倒也不是不可能,但以前沒有發生過,席蘿不懂為什麼最近才開始,何況她注意到並不是每雙鞋都會被動到。

「或是小孩子惡作劇。」另一個同事提出這樣的可能性,也並非毫無道理。

不過這畢竟不是什麼大事,因此討論了一下她們也就不再多想,只當公司的又一怪奇現象。

 

『嘻嘻嘻嘻⋯⋯

 

席蘿忍不住轉頭,卻沒看到任何人。

那又是個加班的夜晚,其他的同事都已經各自下班回家了。不時響起的孩童嬉笑聲總讓人心生不安,明明像是就在門邊,卻不見半個人影。

她事情已經做得差不多了,收拾收拾就能趕緊離開了,此刻她卻鬼使神差地,在搜尋的頁面輸入了幾個關鍵字:夜晚、小孩、笑聲、鞋子。

第一個跳出的結果就令她瞠目結舌。

⋯⋯來不及長大的小孩(因意外或疾病死掉)有蠻高的機率滯留人間,並且一直保持著當下的心智年齡,經常捉弄活人,像是到處奔跑、亂穿或是弄亂別人的鞋子並發出笑聲。這樣的孩子不壞惡意,事實上可以經由領養,讓孩子在自己家中滿足自己的心願後離開人世投胎,也是積功德的方法之一。」

領養?鬼小孩?

從沒接觸過的訊息令席蘿頭暈目眩,後悔自己耐不住好奇心查奇怪的東西,胡亂收拾了包包後就快步離開辦公室,連一秒都不想多待。

而就在她打開大門,準備往外踏時,她感覺到了有人輕輕拉了她的衣服後襬。

然而當她低頭看腳邊的影子時,卻只看到自己的。

「姊姊,」身後的童音響起,「不陪我玩嗎?」

 

隔天席蘿請了病假,並在一個月後離職。

創作者介紹

蟲的窩居地

魔蟲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