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鞋桑(?)點的出里文><TAG是神秘感跟很香的味道

對不起拖了半年多而且還超級短短短(跪

=== === ===

只要稍微靠近,就能聽到金屬相擊的聲響。

利器與利器相互撞擊迸出火花,不絕於耳的叮噹擊響掩過了雙腳在泥地上踩踏的跫音,和兩人愈漸粗重的喘息聲,劍與槍破空的嗡鳴幾乎也成了背景音。

「我說這兩個人也練得太認真了吧,感覺像真的要把對方殺死。」迪諾在一旁嘀咕著,有時看他們距離死亡差之毫釐還替他們捏把冷汗,導致他手心現在全是濕的,比自己對鍊的時候還要緊張。

雖然知道在這個世界,真正的死亡可以說是不存在,但迪諾還是不想看到任何自己所熟識的人在眼前倒下。

「不這樣不行吧。」站在他旁邊的弗雷特里西笑道,明明是他們的晚輩--雖然那也是在過去的世界中--卻顯得更加氣定神閒。「雖然是個不會死掉的世界,但不好好面對眼前的戰鬥,未來的表現肯定也......

迪諾也知道他想說什麼。復活並不是怎麼愉快的事情,誰都希望可以是好手好腳去回的任務,何況好不容易走到了想去的地方,卻因為平時沒打好底子導致在最後功虧一簣,沒有人高興得起來。

「而且他們倆個又不是第一次這樣,怎麼拿捏分寸他們自己比誰都明白。」

 

要說戰鬥,出葉說不上是特別喜歡。當然,也並不討厭,否則過去在連隊很難生存下去。

但和里斯對練,總是讓他有種說不出的暢快感。或許是種棋逢敵手的愉悅,只有在碰到這傢伙時,自己才能夠發揮出所有的實力,暢快淋漓地痛幹一番,那是和怪物對峙時不同的感受。每一次和里斯對上,出葉總會多學一點點,每次他覺得自己已經把里斯逼到使出渾身解數時,那人又會用出自己沒看過的招數,明明能操縱水分製造迷霧的人是自己,被迷惑的人卻也是自己。

不過是一霎那的分神,便高下立見。立刻判斷出他分心的里斯一個箭步上前手腕扭著劍向上挑,沒看清他動作的出葉儘管立時回神想做格擋的動作,無奈槍長劍短,對方逼到了近前出葉退也是不及,手中的武器便這麼給人挑掉了。

架在頸肩的劍宣告著此次對練的勝負已分,然而出葉眼神對上里斯時絲毫不甘都沒有帶上,僅是心平氣和地接受了自己的失敗。是他自己分神,加上里斯那野獸般精準的判斷,會輸只能怪他自己。

「分心了啊,出葉。」里斯收回了劍,除了因為喘息而顯得粗重的聲線,他的態度沒什麼不同。

「嗯。」這種事也沒什麼好藏的,出葉乾脆地承認,去撿回了自己的武器。

「好了好了,你們兩個也打得夠久了吧?太陽都要下山了,本大爺的肚子也餓得咕嚕咕嚕叫了!」迪諾岔進來,手臂自然地勾住了他們兩人的頸子。

「吃飯前也是該洗澡。」里斯同意道,顯然是還記得過去曾經被宅邸裡的侍僧不太委婉地提醒這裡並不是連隊,如果滿身臭汗地坐到餐桌前是不太好的行為。

因此幾個人連同弗雷特里西一起進了屋裡,在走廊的某一處倆倆分開,弗雷特里西和迪諾到飯廳看有沒有什麼需要準備的,里斯和出葉則前往房間所在,準備洗個澡再下樓。

少了迪諾,兩個人也沒有特別去勾肩搭背,但也沒有刻意走遠,就是偶爾會碰到彼此的距離。

「喏,那我繼續往前走了,你房間是這間吧?」停在出葉的房門前,里斯笑笑和他揮手,身上的無袖上衣因此受到拉扯,被汗水浸透了的白色顯露出對方精煉的身材。

出葉點頭,但是當里斯準備走過他時,他卻想也不想就伸手拉住了對方的手。

「嗯?出葉,怎麼了?」被突然拉住的里斯儘管疑惑,也沒有表現得不耐煩,早已熟知對方個性的他也沒有急著逼問出葉有什麼事,而是耐心地等著他自己開口。

老實說,出葉並不討厭里斯的味道,即便是所謂的汗臭,甚至可以說是喜歡的。而這點他怎麼也想不透,尤其在他確認自己並不是特別受汗水的味道吸引後(他曾偷偷地聞過迪諾身上的味道和弗雷特里西的)。

里斯身上總有種味道,說不上香,也不是男人特有的什麼氣味。

但出葉就是特別喜歡。

不過今天......

不是第一次,出葉卻不知道怎麼開口,嘴巴開開闔闔了幾次,最後擠出了一句:「一起洗?」

馬上就理解了他話中意思的里斯笑了笑,爽快地答應了。

他不知道出葉會想和他一起洗澡的原因是什麼,但過去在連隊也不是沒有為了省時間或省水而這麼幹過,所以他也不反對,心想或許對方是懷念那樣的日子吧。

 

有一天,或許有一天出葉會和他說。

出葉在里斯幫他洗頭時這麼想著。

喜歡他的味道,也喜歡他身上有自己的味道。

創作者介紹

蟲的窩居地

魔蟲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