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常智旻喝酒時沒什麼問題。

但當他不行了,他的團員們總會在旁邊照顧他。

(又解讀為:那六次智旻喝醉而身旁有個人照顧他時

原篇見此

=== === ===

首次事發,他們沒有人知道會發生什麼事。這倒也不讓人驚訝,畢竟這是朴智旻第一次和他的哥哥們一塊出去喝酒,一如防彈的傳統。

他們當然有警告他要喝慢一點,喝酒之前要記得吃點東西不然一下就會醉倒了。而朴智旻也聽進去了,並和他的哥哥們保證他父親也和他說過相同的話,而他並不打算第一次喝酒就把自己灌得爛醉。

「好吧。基本上,」玧其有些挖苦道。「我們不能說他是酩酊大醉。」

咯咯笑著,智旻靠到了南俊的肩上,極近的距離令他們的隊長臉色微紅,面對弟弟如此可愛的一面難以招架。

「哥--」智旻埋怨道。「你在說什麼啊?迪米尼才--嗝--沒喝醉呢。」

於是甜蜜的折磨又開始了。

當南俊正努力不因可愛攝取過高--迪米尼?到底是誰允許智旻毫無預警地從可愛晉級成超可愛的?--而死時,號錫正設法喝下水,喉嚨仍因智旻第一次說出那個自稱嗆到而乾澀。

相較之下,碩珍和玧其就應對得相對好很多,不過後者每每在智旻朝他噘嘴、紅著臉發笑時緊握酒杯,可愛的程度刷新了他自己的紀錄。

幾天前的朴智旻還是未成年,所以他們不可能知道他喝醉後會是什麼模樣。 在防彈最年長的兩位哥哥成年後,和最近滿二十歲的成員一起出去喝酒至少一次成了他們團的傳統。一方面是為了慶祝,也是好瞭解該名成員的酒量及酒品如何。因此他們自然在智旻的二十歲生日後安排了一天晚上出去喝酒(而泰亨再怎麼抱怨或都沒有用,因為他還要兩個月才到飲酒年紀)

智旻整個晚上的都算得上不錯,比他們任何人所預期的要好。根據本人的猜測他沒辦法喝太多酒,更證明了外表不代表一切,而「迪米尼」是在智旻喝下第三或四瓶燒酒才出現的。

「我覺得我們差不多是時候回去了。」碩珍道,智旻的酒變對他絲毫不影響。他伸手攬過智旻的肩,將他抱身邊,成功免除南俊死得又早又不優雅的命運。「我們明天下午還有行程,如果我們的表現沒有一百分我覺得泰和柾國不會太開心。」

幾個人附議後他們四個人平分了帳單(智旻明早肯定會抱怨,這是傳統,而且他們要是讓喝醉的弟弟付錢,那他們算什麼哥哥?碩珍的媽媽絕對不是這樣教他得),碩珍著智旻的腰走了出去,玧其走在弟弟的另一側,一隻手輕輕握著對方的。實話說,他還能更明顯嗎?玧其或許看起來有些冷漠,不過這傢伙對他們這個活潑的弟弟心軟得不得了。

不過說到明顯,碩珍大概是他們之中唯一能這樣說別人的。或許覺得自己已經偽裝得好像兩人間沒什麼,不過他們都有看過那支兩人差點被抓到在接吻的粉絲拍的影片,唯一沒讓整件事情鬧大的原因影片畫質不好又挺模糊的,不然他們就完蛋了;大概當天就收拾包袱解散了。

至於南俊嘛......至少他在攝影機前的反應都還能解釋過去。

「哥。」朴智旻醉醺醺的發言拉回了碩珍的思緒, 也順道吸引了另外三位的注意。「迪米尼想要揹背。」

碩珍噗地笑了出來,引起智旻的不滿。

「你不覺得迪米尼這麼大了,要揹背不太對嗎?」 當然他只是說著逗他玩;他們都曾在鏡頭前承認(至少碩珍很確定玧其有,柾國也說過類似的話)他們喜歡逗弟弟年紀最大的智旻,因為他很可愛,反應又很棒。有這些原因,再加上碩珍想叫叫智旻迪米尼。

而智旻,如碩珍預想的,嘟起了嘴。

「迪米尼要揹背從不嫌老。」他開碩珍,好讓自己埋怨的表情能達到最大效力,身體因酒精而微微晃動。 這碩珍倒不是太擔心,玧其就在他旁邊,隨時準備好接住他。

「啦好啦。」碩珍笑道,蹲下身讓弟弟能爬上來。

「耶!」

「嗚呃!」

他智旻的重量下往前走了幾步保持平衡才站起來,智旻的腳緊纏著他的腰部,雙臂以相似的方式繞在他的肩頸。

他們又繼續往前走,南俊和號錫在前,碩珍背著智旻,玧其在他們稍後的位置。他們選擇去的酒吧離宿舍不是很遠,所以不需要擔心在明天舞蹈練習前把自己累壞了。

「哥--好大--」智旻拖著字詞道,爬上哥哥背上幾秒間便染上睏意。

「是是,你該慶幸我有很寬的肩膀。」碩珍好聲好氣道,順道調整姿勢將智旻背好,也以防自己抽筋之類的。「這對是你這輩子會抱到最棒的肩膀了,知道嗎?」

正如預期,智旻嘻嘻地笑了,將碩珍抱得更緊了。

「珍哥最--棒了。」

 

他們平安無事地回到了宿舍,然而他們卻發現智旻喝醉後變得更加黏人,完全拒絕離開碩珍的背上(碩珍蠻確定明早這小子會超不好意思,而這當然會成為其他人向他敲詐的好素材)。

「這上面很棒。」智旻一邊對一眼訝異的泰亨說道,一邊緊抱著碩珍;後者在他們回來試著把智旻「剝」下來時甚至發出了慘叫,讓整件事顯得更加不可能。

「而且珍哥聞起來香香的。我喜歡待在這。」 智旻複述道,像怕誰沒聽到似的。讓碩珍自己都有些驚訝的,是對方說出的第一句話倒讓他有了個主意。

「那我的床呢?聞起來也很像我喔。」 自己這樣說總有些怪怪的,不過這或許是今晚能好好洗個澡唯一的辦法了。

智旻半昏睡著哼哧幾聲,聲音在最年長的哥哥耳邊震動。聽起來不錯。」他總結道,頭還黏在碩珍背上。

碩珍繼續道:「那你想不想躺床?那裡又軟又舒服,況且這樣你就不需要這樣用力抓著。」

智旻似乎考慮了下。

「但待在這裡很舒服。」

「我知道。」碩珍和醉漢講話的經驗還算豐富;畢竟他曾和其他人出去喝過酒不只一次,所以他之道智旻不是故意找他麻煩,只是醉得有些麻煩,而那......還是麻煩。「但你不想躺下來嗎?」

......珍哥會和迪米尼待在一起嗎?」智旻弱弱的提問讓碩珍措手不及,因為儘管智旻很愛和他們窩在一起,這是事實,他卻很少先問再行動,泰亨、柾國和號錫是他經常窩在一起的同伴(雖然忙內聽到會大力否認,他們都知道事實是什麼)。

並不是其他人不喜歡和他窩在一塊,只是南俊和玧其多數時間十有八九都待在錄音室裡製曲或寫歌詞,而碩珍過去更為含蓄,和智旻及柾國的羞怯或內向不同,更多是因為他過去的家庭環境及原本想成為演員的夢想。

在他們剛出道時,碩珍不太想分享太多關於自己的事;財富並不是讓他走到這裡的關鍵,也不會有多大幫助,而他不希望他的團員們因此而用不同的方式對待他。他當時對自己的唱歌和舞蹈不怎麼有自信;其實到現在依然是。

現在他們之間幾乎沒有秘密。他們現在關係更好,像是家人,這是過去的碩珍以為只是公司用來騙騙新人進公司賣命的說詞(感謝BigHit每一天都用行動證明他當時是錯的)。

被自己的思緒分心,直到聽到後頭傳來的吸鼻聲他才意識到自己靜默了多久,那聲音近得幾乎就在他耳邊。

慘了。

「嘿,我沒有說不,對吧?」醉漢很麻煩;在哭的醉漢是乘以十倍的麻煩。尤其當那是認識的人,而且你有辦法阻止它發生。 「走吧,我們去我房間。」

「真的?」智旻問道,微小而不安, 但他沒有哭所以碩珍暫且當作是自己成功了。偶像的生活已經夠難過了,有什麼好事就全都接受吧。

「真的。我還會讓你穿我的衣服喔。」他們其實已經這麼做了;有時碩珍會在泰亨的衣服堆裡找到自己的襯衫,而他蠻確定南俊剛剛穿去喝酒的那件帽T是柾國的。

「嘿嘿,但迪米尼都穿珍哥的衣服睡覺。」

聞言碩珍悄悄挑起了眉,決定將這份資訊留到兩人都清醒時再提。

喝醉的智旻顯然是人不錯的醉漢。他們過柾國時他還開心地道別:「晚安安,國兒!」使得忙內整個人有些害羞起來,喃喃地回了一句「晚安」。

進房間倒是挺容易的。說服智旻鬆手滾到床上卻又費了碩珍一番功夫接著他又保證了至少三次自己只是要去洗個澡,不是要去進行什麼秘密任務害智旻得不到應得的抱抱。

「不要太久--」智旻從棉被堆裡埋怨道,一條是碩珍的,一條是泰亨剛剛從智旻床上摸過來的。明天要好好跟泰亨道謝一下。

「知道了。」

又聽到一番咕噥(因為碩珍從浴室當然看不到智旻在噘嘴),接著是沉默。

好吧,至少解決了一件事。

 

碩珍並不是個會花大把時間洗澡的人。他那個過程,也喜歡讓自己乾乾淨淨儀容整潔,但他不會一洗就是一個鐘頭之類的(泡澡他也蠻喜歡的。不過沒玧其那麼喜歡。)。

儘管如此,當踏入他與玧其共用的房間、頭髮已經半乾時,智旻已經在床上呼呼睡著,人整個裹在棉被裡頭,只有一小撮黑髮從最上頭露出。

「這小子。」碩珍搖頭道,不過這其實也在預期中。反正醉漢本來就不建議或靠近任何濕滑的地方,所以也沒什麼不好。雖然智旻沒有到爛醉的度,不過碩珍不是不知道這孩子有多笨手笨腳,他寧可不冒這個險。

把棉被攤開所要花費的體力和時間是碩珍現在都不具備的兩項條件,因為他知道智旻能把自己纏得多緊。因此他選擇了另一種作法。

向是弟弟臉頰的位置戳一下沒有得到任何反應,促使作哥哥的往下移動,成功找著智旻好好收在被子中的腳丫子。

「什--哥?」眨開了眼,智旻看上去似乎酒醒了點,但也更加睏倦。

「來來,你不是說想窩一起?讓我進去。」 碩珍達目的是不惜發牢騷的,而他也確實這麼做了,因為在這裡睡絕對比睡沙發上或沒有被子要強上不少。

似是記起了自己先前的執著,智旻輕輕鬆鬆地就把棉被捲餅給打開了(確信這在某些國家絕對搆的成是一項絕技,因為他連棉被的頭尾都分不清楚),一隻手伸出來扯住碩珍的領口往裡拉。

他們一下子便喬好了姿勢,儘管不常這麼做,哥哥一隻手攬著弟弟的腰,另一隻壓在後者的頭下面,是個明早起床他大概會後悔的躺姿。智旻幾乎是整個人像無尾熊般纏在碩珍身上,手和腳安穩地繞在碩珍身上。

好一段時間過去,久到碩珍以為智旻肯定已經睡著了,後者卻倏然發話,聲音低低的,混了一點釜山方言。

「碩珍哥?」

「嗯?」 碩珍不想打破此刻的寧靜,手指有一搭沒一搭地撫著智旻的頭頂。

「我喜歡跟你窩在一起。」

暫時停下動作,碩珍努力回想自己是不是曾提過自己對這樣窩在一起、依偎著擁抱著的遲疑,擔心這並非智旻所想要的。接著,他意識到一件事情。

智旻沒有稱呼自己為「迪米尼」。

「智旻--」

甫一張開嘴,碩珍便發覺的人已經奇蹟似的在那短短的剎那間睡著了, 小小的鼾聲在兩人間捲起小小的氣漩(碩珍很容易分辨他是不是裝的。他應付裝睡的弟弟們的資歷遠比他這年紀的人應有的要高太多)。

「臭小子。」他寵溺地喃喃道,輕輕搖頭以免動到身旁的人。

他不確定智旻怎麼做到的,但總之這男孩--或者該說男人--在酒精的影響下仍注意到了碩珍那些細小的情緒變化。

「你真的很不一樣,朴智旻。」

=== === ===

總之一共有六篇,我會逐一翻譯出來的ToT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魔蟲君 的頭像
魔蟲君

蟲的窩居地

魔蟲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荼詠(Toyon)
  • 艸 這樣的碩珍好棒,雞米不是天使是惡魔!!擄獲人心的惡魔www
  • 碩珍超棒的,覺得雖然短篇有點可惜的是沒辦法把他們的多面向多多描述,但每次能看見一點點也不錯TqT
    雞米是天使是惡魔也是仙子(O

    魔蟲君 於 2018/10/20 23:3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