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伸自拆拆這次CWT49的新刊,燭俱重機小說本《BlackFlag 116》下冊!

如果有看過的話會比較好,但沒看過影響不大......大概?

有一點點肉沫,但應該還在老少咸宜的範圍內(?

=== === ===

「不管來幾次,果然還是覺得光坊的品味相當氣派呀。」

 難得來到光忠家的鶴丸說道,為了一些比賽上的事特地前來找假日在家休息的大俱利伽羅,有些誇張地讚嘆,白花花的腦袋瓜左右張望著。

 ......」相較於對方的驚嘆,已經能把這裡稱作「家」的大俱利伽羅則毫無反應,心知就算阻止對方到處探頭、像個來到觀光勝地的旅人不斷嗚啊也沒有用,因此放任對方隨意走動,自己則待在客廳的沙發上,反正等人看夠了自然就會回來談正事了。 

因為家裡已經沒有任何吃的了,燭台切吃完早餐就去超市買東西了。平常會跟著一起去的大俱利由於還有眼前的「正事」要辦便沒跟了,不過要是讓燭台切知道鶴丸來這的第一件事是這樣參觀他家,不知道他是會無奈還是感到驕傲?

 以大俱利對他的了解,大抵會是後者吧。

 突然,鶴丸在樓梯上停下了往上走的步伐,大俱利腦中的疑惑才冒出頭,便聽到鶴丸猶疑地問道:「光坊有在這裡撒過什麼料理嗎?牆上這些污點真是嚇到我了。」

 污點?

 那個位置--

 「不知道。」

 聞言鶴丸回過頭,有些狐疑地盯著頭可疑地低著的大俱利伽羅。

 雖然看起來有些不正經,但他好歹也是做到車隊總監的人,察言觀色什麼的完全不在話下。做為與兩人都算得上相當熟識的人,鶴丸腦中隨隨便便就冒出了可能的答案。

 ......算了吧,還是不要想下去。 

 

待燭台切提著大包小包回到家中時,鶴丸早就走了,要討論的事在大俱利伽羅幾乎沒提什麼意見的「互動」中很快就結束了。

「小伽羅,我回來囉。嗯?怎麼了,表情看上去有些不好啊。」

接過他手上大半戰利品的大俱利身子一僵,即便知道什麼都躲不過男人的眼光還是倔強地吐出一句:「沒事。」

 「怎麼會沒事呢?是不是剛剛跟鶴先生的討論有什麼問題?啊,如果說有什麼問題的話跟我說吧,畢竟我也是小伽羅的專屬機師--」

 「就說沒事了。」

聽出大俱利伽羅語氣中有些微妙的地方,燭台切愣了下--那是害躁嗎?但怎麼會無緣無故地就害羞了起來呢?不過他也知道繼續問下去大俱利伽羅也不會跟他說,想想如果真的很要緊,大俱利伽羅最後也會忍不住開口的,便不再去想這件事,先動手把各式蔬果和肉收進冰箱裡。

「對了,小伽羅中午想吃什麼呢?我買了很多東西,不管想吃什麼都可以點喔!」

 「都行。」大俱利伽羅給出了模糊的答案,幾秒後又輕輕地補了句:「只要你煮的都好。」

......真是......」不管幾次,聽到這種類似表白的話語都讓燭台切無法招架,而視線落在對方泛起淡淡紅的褐膚上,燭台切忍不住彎身,往那雙總逞強地抿成一線的唇上落上一吻。

然而他們之間的吻鮮少只是一吻。唇與唇的接觸很快升溫,四處遊走的手和淺淺的喘息聲為兩人點燃了一簇簇火苗,在脫去上衣的瞬間燃成燎原,佔據主導權的燭台切將人一步步逼退至樓梯間,模糊的話語似乎指向樓上的房間。

走到樓梯中央時,大俱利伽羅卻似乎欲言又止,動作和心神上明顯地分心了,燭台切拉出了些微距離,想好好看著對方的臉,眼睛卻瞄見了旁邊牆上的污漬。

「啊,這個......

低喃出的寥寥幾字卻意外激出了大俱利伽羅的反應,只見眼前的人騰地一下臉色漲紅,眼神也四處飄忽,那可愛的反應落入眼中,就只讓燭台切產生想欺負他的衝動。

 「怎麼?」低沉的嗓音撩在耳畔,讓本就難以抵抗他的大俱利伽羅忍不住激起戰慄。「想到在這裡被我弄到哭,這麼讓你興奮嗎?」

 ......!才、不是那樣.......」盡力掙扎著,在燭台切面前卻顯得那麼微不足道,眼前的人一陣有些輕挑的笑便足以擊垮他微弱的反擊。

 「是不是被鶴先生問到這個?所以剛剛才露出那種表情。不過吶--」

大俱利伽羅的這麼可愛的樣子,可不想被自己以外的人看到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魔蟲君 的頭像
魔蟲君

蟲的窩居地

魔蟲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