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一天產生的腦洞(

=== === ===

「溫望敏大德,請進。」

聽到下一位患者的名字,黎醫生做了一次深呼吸。

走進來的是一位賢淑的婦女和她的女兒,後者戴著口罩,在坐到醫生面前時發出了吸鼻子聲。

「醫生,她最近一直這樣吸鼻子,看別的醫生也看不好,吃藥了也沒什麼效果,可以幫她看看嗎?」身為病患的溫望敏還沒開口,她的母親就急著幫她向醫生開口,急切的模樣黎醫生並非第一次所見。

咳。

在掏出聽診器時,她稍微打量了眼前的兩位陌生人。

她們穿得並不特別好,但也沒有差到哪裡去,年長的女性上了點淡妝,手上抓著似乎價值不斐的名牌包。

「麻煩幫我做幾次深呼吸。」黎醫生說道,將聽診器放至溫望敏胸口,側過頭認真聽著,有哪裡或許異於常人。

再請溫望敏轉過身、從背面聽過後,黎醫生拿下聽診器,請女孩轉回來,也讓她的母親靠近些聽結果。

「我這邊是先做一點初步判斷。」她開頭,一邊將椅子略挪往旁,點開溫望敏過去的醫療紀錄來看。小時候她身體似乎不好,幾乎一兩個月就要跑一趟診所或醫院;近幾年她沒什麼診療紀錄,不過在去年似乎有被送急診過,但之後也沒有後續紀錄。

「你說她看其他醫生也沒有用?也吃過藥了?

「是的。」她的母親說道,眉頭緊皺在一塊。「去藥房也找了藥師說效果最好的藥來吃,但是還是一直咳嗽。」

咳。

「不過我這邊好像沒看到她最近在其他地方的醫診紀錄。」

溫母難堪地咬住上唇,抓著皮包的手也不自覺使力。

「因為我覺得那些醫生肯定是技術不好才看不出我們小敏是什麼病,所以……

咳。

大致聽完狀況,黎醫生點頭,又請溫望敏伸出舌頭讓她看看嘴巴、問了幾個簡單的問題後,最終溫母還是受不了,出聲詢問:

「黎醫生,你說我們家小敏……是不是過敏體質?

果然是這樣。

黎醫生回到電腦前,再次確認自己看到的紀錄沒錯,才將視線轉回眼前的母女身上。

「望敏只是小感冒,只要按時吃我現在開的藥,過一兩天應該就沒事了。」

她轉頭時,沒漏看了溫望敏暗暗鬆了一口氣的模樣,以及她母親不可置信的表情。

「等等、醫生,可是──」

「如果說你真的想要確定的話,我建議你們直接做血液檢查,可以得到比這裡更加詳盡的診斷。」黎醫生說著,已經將診斷書打好了。「但我這邊的判斷就是感冒,如果還需要再看診,可能要麻煩你們之後再掛號了。」

 

五點半後,診療間外的人潮被淨空了,然而黎醫生的工作還未結束。

揉了揉太陽穴,黎醫生起身離開椅子,往後頭走,到了幾間診療間共通的空間時,正巧看到了另一位醫師進到房間後方的門後。

呼出一口氣,黎醫生跟上對方的腳步,略有跟的皮鞋在地面上敲出有規律的叩叩聲,闔上門後在略顯黑暗的樓梯間顯得更加大聲。

不出一會便來到更加明亮的走廊上,看起來和醫院的其他部分也並無不同,在左右兩側有對稱的病房,左奇右偶。

走道其中一扇門前時,她停了下來。

這是今天才住進來的孩子,其實在診斷確認後院方不會強制家屬要將孩子立刻送進來。

不過總是有些家長,如同她今天所碰到的溫望敏的母親那樣,彷彿巴不得孩子有病、巴不得盡快將孩子丟給別人養。

敲敲房門,雖然沒聽到聲音,黎醫生還是推開了門進去。

外頭得外空被遮光的窗簾遮蔽,小小的單人床上有個男孩坐在上頭,視線對上黎醫生時又快速地轉開了。

『他完全拒絕吃東西。』想到另一名醫生說的話時,眼角餘光也不自覺飄向床邊矮櫃上的食物。

「我是黎醫生。你是韓過吧?」黎醫生關上門,卻沒有立刻靠近。

「我可以坐你旁邊嗎?

韓過此時又看向她,考慮了一下才輕輕點頭。

黎醫生緩緩坐到床沿,小心地不去碰到孩子。聽他的醫生說,韓過今年才七歲,正是要上小學的年紀。

「哈丘!

韓過打了個大大的噴嚏,黎醫生順勢將桌上的衛生紙遞給他,讓他可以擤鼻涕。

「還好嗎?這裡會不會太冷,我可以請他們幫忙調整。」

這番話似乎觸動了孩子,韓過搖搖頭,弱弱地開口問:「醫生,我媽媽是不是不要我了?

胸口微滯,黎醫生搖頭。

「你媽媽只是希望你可以受到更好的照顧。」

然而這句話彷彿是韓過肩上的最後一根稻草,孩子突然哇地哭了出來,黎醫生雙手一帶,將男孩攬進懷中。

「可、可是──我只想、和媽媽在一起──」小小的手緊握著黎醫生的醫師袍,孩子說話不斷哽咽、豆大的淚水濮漱漱地落下,難受的樣子讓人看了也不忍於心。

黎醫生卻什麼也說不出口,只能抱著他。

只能抱著他。

 

走出病房時,外頭有一位護理師正等著他,看到他胸前斗大的水漬並未多做評論,只眼神稍暗了些。

「我剛剛沒辦法看他的報告。」黎醫生說道。「他的症狀有哪些?

「根據他的病歷以及他父母的形容,除了異位性皮膚炎,還有過敏性結膜炎和過敏性鼻炎。」護理師盡責地報告,將手上的檔案交到了醫生手中。「其他得要等他跑完明天的測試後才會知道。」

黎醫生翻過韓過的病例,如護理師所說,隨便一數,這孩子就有至少三項過敏症狀。而根據往例,像他這樣的孩子再做過詳細的診斷後,通常至少還會再跑個一兩個出來。

學院那邊的人大概會挺開心的吧。黎醫生有些嘲諷地想著。

「那就先這樣吧。」忍住嘆息,黎醫生把報告交回護理師手中。「你也辛苦了,等等早點休息吧。」

「醫生,」護理師苦笑。「你也知道有新孩子來時,我們不可能休息吧。」

 

照理說觀照完今天新入住的小病患後,黎醫師就可以回家了。可過了一個小時,她卻還在自己的診療間裡尚未離去。

仰面呆望著天花板,她想到了那位溫姓病患、以及未來肯定還會碰到的同類型的病患。

倏地,她的眼前出現一蹴火苗。

「啊。」習慣似地,黎醫生發出了嘆息,眼睛一閉一張,火苗便消失了。

每當情緒太過煩躁時,能力就會有點失控啊。

學院裡的老師要是知道了,肯定會把她念上好一頓吧?

黎醫生閉上眼,決定再休息一下再動身回家。

 

在這個能將過敏體質化為超能力的時代,那是種祝福,卻也是詛咒。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魔蟲君 的頭像
魔蟲君

蟲的窩居地

魔蟲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