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是今年可以去看彈寶的人了!!!!!!!(大聲

奇妙的,確定會去演唱會後動力大增,線上課程也聽了,文也翻譯飛速......不過最後一篇有點長(這篇好像比較短),所以還是要等哈哈哈(你

=== === ===

號錫隨著音樂結束停下動作。走到電腦所在的位置,他讓軟體停下循環撥放音樂,練舞的強度和次數令他有些腳軟。

但他此刻的成就感是毋須質疑的。他完美地完成了所有的舞步以及動作,而且他確信自己隔天練習時能夠重現。

說到這個......

他偷偷看了一點電腦上的電子時鐘,注意到有多晚時內心偷偷哀號了一下。他真的應該早點回去的,在練習室待太久的話天知道碩珍會怎麼扒他的皮。儘管如此,他還是不感到太後悔,因為他知道自己辦得到,而在不斷糾正自己的動作時他是相當樂在其中的。

當然,如果有人在旁邊幫他會更容易點,但智旻忙著和玧其錄製一些東西,柾國則在做自己的事,估計也是在作曲。

並不是對其他人有什麼意見,不過他們三人是舞蹈小隊是有原因的。雖然他們七人之中沒有誰是真正不會跳舞的,號錫、智旻和柾國跳起舞來就是有些不同。而號錫說的跳舞,指的是跳舞整體作為一門藝術。這並不好解釋,號錫也不是最會說話的人,但這大概和他們三人都──在人生中的某個階段──曾經在當偶像前學過舞,他和智旻尤其是。

那大概就是為什麼他和智旻透過跳舞產生這麼強的聯繫。

關掉電腦後,號錫直接灌乾了一瓶水,呻吟著滾倒在地上,一點也不想踏出公司大門。其實還沒開始下雪,但初雪預期這幾天就會下了,因此溫度已經差不多到點了。現在號錫真心覺得應該聽從自己的內心早點回去的,而不是留下來。至少他還記得要帶厚外套和圍巾,倒不至於凍死。

不過回到宿舍時,他徹頭徹尾地變成一根冰棒的機率還是挺高的。

壓抑住嘆息,號錫決定向命運投降,起身時練習室的門也同時被打開,智旻就這樣滾了進來,雙頰緋紅整個人像是在發光,玧其緊跟其後。

「你們兩個怎麼還在這?」號錫趕去接住東倒西歪的弟弟時問道。天知道智旻怎麼有辦法在舞台上如此優雅而輕盈、平常卻笨手笨腳得要命。就有點像柾國繼承了每個哥哥們的一部分,智旻卻是在防彈正式成立前就已經如此了。

或許應該說他更像南俊些。南俊IQ148,而他的笨拙正好平衡了這點。智旻可愛又性感又有很多其他優點,然後他也有他的笨拙平衡這些(不過成員們都一致認為那只讓智旻顯得更可愛)。不過至少他們兩個都有其他人在他們跌倒時接住他們,所以並不是太大的問題。

玧其嗤了一聲。「我也可以問你同樣的問題。」搖搖頭,玧其走到號錫的包旁邊,把他帶來的一點東西塞了進去。「已經過了你們兩個的睡覺時間了,最好趕緊回去。」

「趕?」聞言智旻抬起頭,邊咯咯笑邊打嗝。「迪米尼不能──嗝──趕,只有鴨鴨才能被趕,哥。」

喔不。

玧其大概感應到號錫內心的慌亂了,張嘴解釋道:「我們在離開錄音室前喝了一點燒酒。」

「一點。」號錫覆述,一點也不相信,因為他知道智旻除非喝醉,不然不會叫自己迪米尼,而且智旻的酒量還蠻不錯的。

「嗝!」

「他可能比我多喝了一點。」玧其有些心虛地承認。

「好吧。」號錫嘆氣,一隻手繞上智旻的,後者則順勢將大部分的體重交給他非常有責任感的哥哥。「那我們走吧。你知道珍哥看到智旻喝醉成這樣會把我們宰了吧?」

他們隊的忙內賴依法成年是事實,他們也應該能夠照顧自己了、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但在幾位哥哥的眼中,他們永遠都會是那群圓臉蛋、年幼的孩子。碩珍或許會表現得像個忙內,但在必需時還是會展露出身為兄長的一面,也知道什麼時候該擺出長者的架勢。

當然,智旻酒醒後也是會被念一頓的,不過今晚是屬於號錫和玧其的。

「兵來將擋水來土淹。」是玧其的回答。

隨後他們便動身離開練習室,號錫半拉著智旻,玧其在他們前面一點點。

正如號錫預測的,外頭已是天寒地凍,不過有智旻「披」在他身上感覺就沒那麼冷了。在走出公司大樓後智旻作為醉漢安靜了不少,因此號錫不時地低頭確認對方是不是睡著了。

眼前的情況很奇妙地讓號錫想起了他最後幾次直播「Hope On The Street」,曾經找過智旻當特別嘉賓,泰亨在結束前幾刻趕上串場。智旻當時自願和他一起跳舞,在他獨自直播時為他加油打氣。他們跳了舞、彼此讚美、打打鬧鬧,整體來說是蠻讓人享受的過程。

如果號錫能忽略某些留言的話會更好,但那是屬於他自己的戰爭。留言中是有正面的,而那些總讓他忍不住露出笑容,然而總是有一些......

他知道其他人肯定也曾得到類似的評論。

「號錫哥。」智旻突然在他耳邊悄聲道,嚇得號錫差點尖叫跳起來。

「怎、怎麼了?」他命令自己的心臟別跳那麼快,因為死於心臟病發是一回事,但死於自己的弟弟在他耳邊說悄悄話就只是單純的很丟臉。

智旻咯咯地笑了,以他那可愛、軟軟、總是讓南俊(和其他人)內心融化的方式。「沒事。」然後在號錫出聲抗議前加道:「哥好英俊。」

事情是這樣的:雖然他們都很習慣互相讚美,這種突然冒出來的類型每每讓號錫慌張的不得了。

(不過這總是在智旻這麼做時發生。肯定是巫術吧。)

而俗話說酒後吐真言。

「我、我、唉唷......謝謝。」到最後他還是只有這句話作為回應,並在內心偷偷感謝上蒼眷顧沒讓玧其注意到他的窘況。

吱吱的高頻笑聲引起了玧其的注意,智旻則把頭蹭像號錫的頸部,令後者笑了出來。

「哥很英俊。」智旻重複道,聽起來相當滿意自己的發言。

「好啦、好啦。我很帥,我們家雞米尼也是。」

輕哼出聲,智旻又黏號錫更緊了。

「不要讓任何人動搖你。愛你,哥。」

號錫差點停下腳步,因為那不對吧?剛剛那句對醉漢來說語句太過清晰了。智旻的酒量或許不錯,但那並不表示他可以憑意志在喝醉和清醒之間切換。

正欲張嘴詢問,號錫卻注意到弟弟眼睛閉上、腳步延宕身體疲軟。

「玧其哥。」他有些無奈喊道。「幫我把雞米尼放到我背上。他好像睡著了。」

 

「是啊,他會做那種事。」

號錫從他原先躺著的地方眨眼起身,滾半圈好看清楚似乎正埋頭於自己的手機上的泰亨。

目前只有他和泰亨在房裡。在看到昏睡過去的智旻後,碩珍提議讓智旻跟自己睡,畢竟要把他搬到上鋪實在太麻煩了,而碩珍的床是他們之中最大的。

「做什麼?」

泰亨隨意地揮舞了下手。「你知道的。假裝醉後發言。他有話想對你說但覺得有點害羞時會那樣。」

當他想時......

在腦海中反覆咀嚼泰亨那句話時,號錫意識到另一件事。

碩珍在他們回宿舍時並沒有責備他和玧其,而那或許可以解釋成大哥以為智旻睡著只是因為累了,但他們都知道碩珍的觀察力有多入微。

因此,加上泰亨剛剛告訴他的事,並不難猜道碩珍剛剛已經知道智旻其實沒有喝醉。號錫忍不住想玧其知不知道。應該不知道,不然他應該不會那樣反應。

該告訴玧其嗎?

思來想去,最後號錫還是決定不說。雖然看到智旻因為被看穿伎倆而慌亂會很有趣(以號錫的角度來看,是被自己的靈魂伴侶給出賣了),那不符合號錫的行事風格。況且,他還蠻確定玧其很快就會注意到他這個小習慣的,畢竟他們有一起小酌的嗜好,智旻也不是全團裡最會保守秘密的。

「真可愛。」他喃喃道,露出了笑容。

「最可愛。」泰亨緊接著補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魔蟲君 的頭像
魔蟲君

蟲的窩居地

魔蟲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荼詠(Toyon)
  • 我好像看懂了www 這是一個雞米攻略大家的故事(現在才發現
    有時候覺得號錫很讓人心疼,雞米可以發現真是太好了
    但是雞米真的沒醉嗎www真是這樣就是戲精了XD
  • 哈哈哈CP在框框裡,就是ALL雞米!(應該算是已經在一起,所以就是大家跟雞米的互動ww已攻略!
    到現在大家還是常常說,其實號錫啊碩珍啊有很多我們沒看到的部份是他們有技巧閃避沒有透露的(當然其他人肯定也有,只是相較之下這兩隻似乎又更加
    我覺得算是微醺!喝酒了也就壯了點膽,確實累了就睡了(?

    魔蟲君 於 2018/10/20 23:3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