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遠以前,在王國的北方,有一個小小的村落。村落的旁邊有兩座山,一個住著黑魔女,一個住著白魔女。

村人們有時會向她們尋求協助,而她們也總是盡自己最大的能力幫助村人。他們不知道為何魔女們分開住,也不敢問,村裡也鮮少提起。

直到有一天,黑魔女消失了,白魔女同時宣告,自己不再接受村人們的請託。

白魔女看起來很虛弱。帶著消息回來的男村人說。

我看到黑魔女家中血跡斑斑!一名女村人說。

說不定是兩個魔女打了起來?

一定是這樣!另一名女村人說。

太可怕了!

幸好沒有人受傷。

 

在白魔女家中,夜深人靜時刻,一個小男孩一跛一跛地靠近爐火,上面有一鍋東西在啵啵地冒著泡,白魔女在鍋前用大杓子在攪拌,沉靜的藍色攪動處浮現淺紫的漸層。

白魔女的身旁有一張食譜,和幾個空了的瓶罐。

十滴滿月下的銀色露水……

一把西方海岸的金沙……

千年陸龜的墨綠龜殼……

珍愛之人的頭髮……

半個透明的靈魂……

快好了嗎?男孩問道。

快好了。魔女回答。

她讓男孩攪拌鍋子,自己又去拿了一些新的材料。

 

村落裡頭,一名母親正在尋找她的孩子,鮮紅奪目的夕陽染紅了她絕望的背影。

有人看到他嗎?她到處詢問。有人看到我的孩子嗎?

沒看到。他們這麼回答。你有找過森林裡嗎?

我昨天從天黑找到天明。她說。我的孩子不見了!

會不會是跑到山上了?某個村人問。

我前天在山上從天黑找到天明。她說。我的孩子不見了!

 

趁著夜黑風高,白魔女和小男孩從山上移動到了山下。煮好的魔藥盛裝在巨大的黑鍋裡,放在小拖板上由小男孩跛著腳拉下山。

為什麼要離開呢?男孩問。

要讓魔法成功,必須在魔法失敗的地方施行。白魔女說。

他們披著夜的衣裳,來到了隔壁的山上,一路來到了黑魔女的家。白磚砌成的小屋只有寂靜歡迎他們,裏頭的物品和家具整齊地擺放在原位,彷彿什麼事都沒發生似的。

白魔女點燃了房子中央的爐火,跟小男孩一起把鍋子搬上去。彩色的魔藥咕嚕咕嚕地滾,白色的蒸氣從爐子上方的煙囪往天空靠近。

拿出大杓子,男孩又開始攪動魔藥。

接下來要做什麼呢?男孩問道。

白魔女放下東西,捲起袖子,來到男孩身後。

剩下最後一樣東西了。

 

久遠以前,在王國的東方,有一個小小的漁村。在臨海的一排棕梠樹前,有一棟小小的木屋,木屋裡住著三個人。

村人們也不知道他們從哪來,只知道有一天他們就從海上划著不可思議的小船來到岸上。三人住下來後,兩名女性做為巫醫幫村人治病,男性亦學識淵博,成為村落裡頭人們經常尋求其意見的智者。

聽說那孩子是領養的。賣菜的村人說道。

是嗎?我聽說是其中一個姊妹的孩子,丈夫在孩子出生後不知道跑去哪了。賣魚的村人評論。

可能是因為他跛腳吧?聽說是天生的。賣水果的村人拭淚。

可憐的孩子。賣花的婆婆吸了吸鼻子道。

 

«黑魔女與白魔女»

作者:佚氏

 

從前從前,有一個黑魔女和一個白魔女,他們感情很好,但不想讓別人知道。

他們住在不同的地方,從不在別人面前談論彼此,或與對方見面。

有一天一位母親帶著跛腳的孩子,向黑魔女祈求治好他的病,然而魔法能做到的有限,魔女無法成全她的願望。

絕望的母親一怒之下用男孩的木杖將魔女打倒在地,害怕遭到報復驅使她毫不停手,直到鮮血染遍地板、魔女不再有呼吸心跳。

白魔女趕到時,為時已晚,但她知道一個方法,能將摯愛的人復活。

返回住處時,她碰到了跛腳的男孩,男孩目睹了一切,害怕得不敢回村裡。

魔女收留了男孩,日夜趕工製成了魔藥,接著再次回到黑魔女的住處。

在魔法走到最後一步時,男孩忍不住問了白魔女:

分走一半的靈魂,很痛嗎?

而白魔女只是笑了笑,雲淡風輕地給予答案。

還好,不會有現在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魔蟲君 的頭像
魔蟲君

蟲的窩居地

魔蟲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