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感源自於他們兩個月前的vlive <3

=== === ===

蒸騰的熱水呼呼冒著熱氣,此時朴智旻房間的浴室裡有兩個人,一個──也就是他本人──躺在浴缸裡,一個──即剛剛和他一起進行吃播的碩珍──坐在浴缸邊的地板上。

會變成這樣好像是理所當然,在直播時智旻就提過,而剛剛喝過酒的碩珍還處在微醺的飄然態,不想馬上回自己房間也是可以理解的。

碩珍看過他裸體,他們也一起泡澡過,雖然像這樣一人在內一人在外,不過住在一起好幾年下來,這也不是他們一起做過最奇怪的事,大概也排不上前十。

此時原本頭靠著牆上磁磚、發著呆的碩珍,側頭看向智旻,嚴肅地說:「智旻啊。」

「嗯?」

「我覺得我感冒比較好了。」

智旻忍不住揚起嘴角,轉動頭部正視對方。

「哥你喝醉了吧,感冒哪有瞬間好的。」

「呀呀呀我才喝多少,哪有那麼容易喝醉。」碩珍佯怒道,作勢伸手要打智旻,卻不慎落空拍在手上,濺起的水花無端弄濕了自己的衣服。

「哈哈哈哈哈──」

「呀,朴智旻你看看你,害我衣服都濕了,這件衣服是我最喜歡的RJ睡衣,你要怎麼賠償我的財務和精神損失!」

碩珍愈說愈快像是真的生氣似的,浴缸裡的「罪魁禍首」卻笑得更加開心,前者也只硬撐著氣憤的假象三秒便破功。

「唉咕,我怎麼會跑進來湊熱鬧呢。」碩珍一邊笑著一邊埋怨,智旻則上氣不接下氣地笑道:「我怎麼會知道,你又不加入我,又要看我洗澡。」

「好啊,那我加入你。」碩珍突然收起笑容脫衣,轉變之快令智旻傻眼之餘只能讓出一點位置給對方進來。

兩個大男人擠一個浴缸意外地並不讓人覺得不舒服,而這或許得歸功於飯店設施的等級。

不過或許也和這不是他們第一次這樣做有關係。

說起來,他們也很久沒有這樣一起泡澡了。

「說起來,我們也很久沒有這樣一起泡澡了。」

「欸噁,哥,你怎麼說出我心裡的話。」

「什麼欸噁,朴智旻你很失禮喔。」

此番話又引來了智旻一串悅耳的笑聲,碩珍搖搖頭,也就算了。想想碩珍的其他朋友也告訴過他,他看起來實在很沒有大哥的架子,剛剛那種事換做別人可能真的會要求懷中的傢伙道歉,但碩珍……可能是因為他沒有弟弟吧?比起讓他們敬他怕他,他更希望他們親近他信任他,自然而然地將六個弟弟放在比自己之前、更加重要的位置。

碩珍自己的情緒,他自認自己能照顧得來。所以他更願意分出時間和精力,確保其他人不管台上台下都過得好,不管是上不同節目時、他們自己拍綜藝時、還是就這樣兩個人泡澡時。

說起來肉麻兮兮的,卻是他真實的心聲。

 

待兩個人都泡成葡萄乾後,碩珍和智旻才從接近室溫的洗澡水中移動到床上──碩珍房間的床上,因為智旻的房間仍瀰漫著食物的香氣。

他們牙也刷了、頭髮也吹了,此刻鑽進被窩裡,等著睡意侵襲意識。

「吶,珍哥。」一片黑暗中,傳來智旻的聲音。「你睡了嗎?」

「還沒。」某方面來說,這是碩珍預期之中的。智旻都相當晚睡已經是眾所周知的事了,睡前聊個天碩珍倒也覺得無傷大雅。

床上傳來震動,身旁的輪廓也在移動,片刻後兩人四目相對,智旻似乎也比剛剛更靠近他了。

「謝謝你陪我吃播。」他悄聲道。

「你剛謝過了。」碩珍提醒他。「再謝什麼?」

「我直播的時候都不知道要說什麼。」他坦承。「可是有哥在的話,至少我們可以一起聊天,飯也變得更好吃了。」

「嘖嘖,朴智旻你肉麻話跟誰學的,這留給阿米們就好了,你看我雞皮疙瘩掉滿床了。」

「當然是跟你學的。」智旻回的也俏皮。「我只跟最好的學。」說著,他手腳半跨上了碩珍,把後者當尤加利似的抱住。

慶幸對方看不到、也摸不著碩珍此時紅通通、熱辣辣的雙耳,碩珍語調輕快道:「那你應該效仿你的室友厚比,早早睡才對。」

成功引得智旻發笑後,碩珍輕輕吻對方的額頭。「好了,睡覺了,朴智旻。晚安。」

「晚安。」

兩個人都靜了下來,接著──

「你剛剛吻了我的臉頰?」

「你剛剛不也吻了我的額頭?」

 

……這方面,朴智旻絕對不是跟他學的。

是號錫吧,肯定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魔蟲君 的頭像
魔蟲君

蟲的窩居地

魔蟲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